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Batfamily】有关布鲁斯韦恩的五次死与生【4】

Batfam亲情向

这是一个有关失而复得会驱使人做傻事的故事



本篇是关于Tim的,且有轻微TimSteph提及,请注意

另:本部分将会neta一些小蜘蛛电影梗,版权不属于我!

 前文:

【0&1】(Jason篇)

【2】(Damian篇)

【3】(Dick篇)


4.

老天爷啊……

布鲁斯站在提姆的公寓门口,心情十分复杂。他不太知道21世纪的青少年房间应该是什么样的,但布鲁斯可以确信反正绝对不是提姆这样的……

脏乱差都已经是最委婉的说法了,这儿简直就是个——

狗窝。

怪不得斯蒂芬妮不愿意搬过来住呢……布鲁斯在心里撇了撇嘴。

面积不大的客厅里一眼望过去全是黑压压的数据线,杂乱地连接着墙上两排大小不一的监视屏;餐桌上摆了至少五台不同颜色的笔记本电脑,还有两台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迷你主机;沙发的一侧堆着几摞高高的草稿纸,地上还有更多,布鲁斯甚至可以看到其中一页上还有一个大大的油手印;一件印着绿灯标志的短袖T恤和几件家居服堆在沙发的另一侧,几只球鞋呈放射状四散在沙发周围。

他得接杯水喝,布鲁斯走向厨房,他明显地感到自己的血压有些要升高的迹象。在布鲁斯韦恩最为放肆不羁的少年时代里,也从没有把房间折腾成眼前这个模样。他的管家先生会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盯着他的后背一顿猛瞧,直到小主人如坐针毡不得不主动去把房间收拾干净。

嚯——幸好水槽里没有出现什么还没洗的餐具,这让布鲁斯深感欣慰。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个盘子四仰八叉地卧倒在面积本就不大的沥水架上,看起来至少有一年没用过了。

早知如此,就应该直接打电话让斯蒂芬妮来一趟的,布鲁斯懊恼地想到。


 

事情的起因是那张来自常春藤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当红罗宾在病床上信誓旦旦地宣布自己决定不去上大学了之后,蝙蝠侠不禁怀疑高强度的电击是不是一并烧坏了他的脑神经。

“提姆,我不知道你的小脑袋瓜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布鲁斯揉了揉他肿胀的太阳穴,“高中学历可不能发挥你的全部才智,你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可以不用读大学?”

提姆随意地耸了耸肩:“布鲁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连殖民地的那个呆瓜都形容我是一台行走的超级电脑,我可以——”

“你是说让200架无人机同时攻击你的那种‘超级’吗?”布鲁斯打断了他,但紧接着好像也意识到了现在提这个不太合适。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病房里只剩下了心率监测仪的“哔哔”声还在响着。布鲁斯烦躁地用手指敲击着膝盖,似乎在思考找些什么理由才能说服眼前这个倔的不行的前任助手。

“你看,我拿了三个工科学位,还是不太能弄明白陀螺仪阵列的工作原理……”布鲁斯试图论证大学文凭的重要性,“你不能指望自己读几本电气自动化的杂志就变得无所不知。”

提姆别过脸去,“达米安就能弄明白……”他小声嘟囔着。

“达米安有五个博士学位!这还不算地质学的那个——”布鲁斯无奈地反驳道。

“这么说吧,提摩西·德雷克-韦恩——”他把属于自己的姓氏拖得老长,“你要是不去上大学的话,我就收回你在韦恩企业的职位和全部股权。”

当事人看起来仍旧不以为然。

“还有你在韦恩塔地下的,那些几千万美金的隧道小玩具——”布鲁斯假装板着脸凑近了些,似乎胜券在握,“可就都要化为泡影咯!”

最后,在金钱的威逼利诱之下,提姆气急败坏地妥协了。不过布鲁斯仍旧觉得不放心,所以他决定替提姆把那份录取通知先保管起来。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布鲁斯小心翼翼地四处寻找着能下脚的地方,在这种环境里寻找一张纸着实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听说达米安已经在克拉克家学会洗碗了,也许下次能带他来给提姆做个大扫除——

啊,在这儿。

书桌和衣柜中间的犄角旮旯里藏着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书架。一张合影被放在了第一层最靠外的地方,照片里的斯蒂芬妮和提姆大笑着,各自长出了一对比格犬的耳朵。布鲁斯知道这是用时下最流行的手机软件拍的,而那封带着大学印章的信件就安静地躺在合照旁边。他又在第二层找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一张“全家福”油画的缩印版,几枚蝙蝠镖,一个不知道是从谁的制服上扯下来的罗宾标志(布鲁斯猜应该是达米安的),还有几张用铅笔画的图纸,看起来像是制服的设计稿。

说实话,他不大想支持提姆在上大学期间还进行“课外”活动,不过红罗宾确实需要一身新制服了。

布鲁斯把信封和稿纸揣进了上衣口袋,又站在门廊处朝屋里瞧了瞧,最后把冰箱上那一沓厚厚的外卖单也一并拿走了。

 


斯蒂芬妮曾经嘲笑提姆的上一身制服是“带着翅膀的舞娘装”——布鲁斯看了看手中的铅笔稿,以他个人的审美来看,这一套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猜提姆应该是追求功能性大过美观的实用主义者,这点从他把罗宾制服的短裤换成长裤时就能看出端倪来,所以做一些功能性的改良应该无伤大雅。

早年,大概要追溯到他刚披上斗篷的时候,蝙蝠侠的制服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丰富的功能。光是在轻便灵活和保全性命之间他就徘徊了很久,后来布鲁斯才穿上了用凯夫拉纤维制成的战衣。选材、打版、剪裁、缝制和修补,大部分的工序都是由他亲手完成的,很多年之后这项职能才最终落到阿尔弗雷德身上。

应该还没有手生——蝙蝠侠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于是,拿着从韦恩家族私人裁缝那随手顺来的尺寸,布鲁斯就这么捡起了他好久没做过的针线活计。

提姆比起他的两代前任要瘦弱得多。第三任罗宾的饮食极其不规律,尤其偏爱垃圾食品;又极度缺乏睡眠,并时常伴随着超额咖啡因的荼毒;作息基本日夜颠倒——最疯狂的一阵他甚至能不化妆就去演《惊情四百年》了。拜正值生长时期的各种作死行为所赐,提姆的身体发育跟同龄男孩相比十分迟缓。虽然通过大量的武术和健身训练,他在肌肉力量方面并不比别人逊色,可无论如何他就是看上去要比大多数少年英雄都纤细一大圈。

可别再被我逮着你吃外卖,红罗宾。

蝙蝠侠看着他在布料上画好的细细的轮廓,不禁皱起了眉头。

 


阿尔弗雷德这天第一次端着下午茶来到蝙蝠洞的时候,布鲁斯正忙着调试新制服上的制冷系统。凯夫拉纤维的高耐热性换来的是绝对糟糕的散热体验,能在大汗淋漓的时候吹吹空调可是布鲁斯思索了很久的构想了。

“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阿尔弗雷德递给布鲁斯一杯热茶,“您和随便哪位小少爷在滂沱大雨里冻得嘴唇发紫的次数,可远比所谓的‘大汗淋漓’要多得多。”

布鲁斯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发现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总能用上的,”他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电子元件,“我是说,提姆要去上学的地方万一很热呢?”

“常春藤大学就在哥谭正东方平移284公里处,北纬——”阿尔弗雷德停顿了一下,“42度。”

布鲁斯耸了耸肩:“有备无患……”

阿尔弗雷德跟着挑了挑眉:“唔,绝对通情达理的考量。”

这句话从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的嘴里说出来大致等同于标准美语中的“随你便吧”。

“好好好!”布鲁斯首先放弃了这场争辩,“我会再加个暖风烘干系统的……满意了?”

管家先生这才轻哼了一声,幽幽地转身离开了。

 

而阿尔弗雷德这天第二次带着新鲜出炉的蓝莓饼干来到蝙蝠洞的时候,蝙蝠侠正用他那标志性的“蝙蝠声音”,学着管家先生的腔调在调试麦克风。

“烟囱仙女泡泡浴、烟囱仙女泡泡浴、烟囱仙女泡泡浴——”

“布鲁斯老爷,您在干嘛?

“咳——”布鲁斯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假装自己没有被阿尔弗雷德当场抓包。

“我在想……”他有些犹豫地说道:“既然提姆看起来无论如何都是个中学生,也许我能在声音上下点功夫?比如说——”

蝙蝠侠又压低了声音,换上了他那破风箱一般的嗓子:“因为我是红罗宾!

“怎么样?”布鲁斯甚至有些期待地问道。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像是平地打了个哆嗦。

“角度刁钻,布鲁斯老爷。”管家先生面色发绿地回答道,“但为了我的心脏健康着想,我建议您别再让我听到那个句子第二遍……”

 

 

布鲁斯最后给这个应该没什么用的功能定名为“蝙蝠审讯模式”。

他对现在这个版本的战衣还算满意。

X光透视功能的眼罩,附带听觉和光学增强系统;持续制冷的散热系统和大雨必备的暖风烘干系统;柔软坚韧还防弹的新滑翔翼,还附赠一个最小号的单人降落伞;当然了,还有蝙蝠家族必备的万能腰带——

“喔喔……!停下,布鲁斯!”提姆及时制止了布鲁斯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我在审讯模式那儿就听晕了……等等,我干嘛还需要一个降落伞?”

“有备无患,我猜?”布鲁斯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留着吧,我费了挺大劲才把它塞进去的……快去试试吧!”他把整套装备一股脑地扔给了提姆,指了指旁边的衣帽间,“快去啊!”

 

提姆慢吞吞地抱着战衣走进了衣帽间,又花了些时间才磨磨蹭蹭地从衣帽间出来。

制服大体上挺合身的——如果忽略两只袖子和两条裤腿都各短了10厘米的话。

上一次他带提姆去定做西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布鲁斯发现他好像有些记不起来了……

“啊哈……”提姆干涩地笑了两声,“没事没事,戴上手套,穿上靴子就看不出来了……”

 

青春期男孩长得还挺快的,布鲁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后文:

【5&6】

 

小注释:

Tim穿绿灯T恤的场景出自少年泰坦V4第二期,蛮可爱的

在本文哥谭≈纽约的设定下,我把常春藤大学安在了达特茅斯学院身上,所以文中的距离和纬度差不多都是真实的喔

“烟囱仙女泡泡浴”是BVS电影中阿福试音时使用的词语,原文funnel fairy bubblebath,这一片段在译制配音版中的台词是“土豆丝儿土豆皮儿”hhhh



评论 ( 11 )
热度 ( 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