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Batfamily】信用危机【COCO背景】

Batfam亲情向,电影寻梦环游记AU

本文逻辑上是【有关布鲁斯韦恩的五次死与生】的番外,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传送阅读前文

【有关布鲁斯韦恩的五次死与生0&1】

 
小设定:

Tim被奥兹关进迷宫时曾说:“我能感觉到自己被那些导弹击中了”,本文设定上采用Tim被无人机群攻击至死,继而才马上被奥兹复活并囚禁这一说法。

Dick心脏停搏的数分钟也被算在死亡范围之内。

人死之后,在亡灵世界会直接回到故乡。


摘要:蝙蝠家族因为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上了亡灵世界的黑名单。

>>>

1.

又是雨天。

漫天的乌云迎面而至,大雨混杂着雷声齐齐地向地面俯冲。

 

哥谭的黑暗骑士仰面倒在污水横流的水泥地上,暗色的斗篷在血泊中浮动。

这感觉不对——

蝙蝠侠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僵硬又麻木的肢体让他无机可乘。

该死!不是在这儿——

此起彼伏的枪击声离他只有数墙之隔,尖啸的警笛声距他愈来愈近,年轻的助手正在耳机里大喊大叫……

“蝙蝠侠!回答我!蝙蝠侠……父亲!我需要你回答我!”

他试着动了动喉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在这儿……

布鲁斯韦恩入行二十多年,早已做好了随时迎接死亡的准备,但他的内心从未像今天一样充满了侥幸,暗自期待也许会有奇迹发生。说实话,这不公平,他经历过那么多凶险数十倍、数百倍的世界性危机,从无数的疯子和超能力者——甚至从达克赛德的手中幸存,为什么一次黑帮交火就能这样轻而易举地偷走他的生命?

布鲁斯盯着头顶灰蒙蒙的夜空,脏兮兮的雨水打得他几乎睁不开眼。血液还在从他体内向外逃窜,体温更加迅速地不停流失,所有生命的气息都在迫切地弃他而去……

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珍珠拍在地上,一下又一下,声音陌生又熟悉:

叮咚——

时间似乎慢了下来,他的思维突然变得清晰而明朗。

阿尔弗雷德和小鸟们一定会恨我的——

“我很抱歉……”

布鲁斯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这句话来。

他的声音带着无数的思绪一起,被淹没在了尚未停息的滚滚大雨中。

 

 

2.

布鲁斯再度睁开眼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空气中没有硝烟味,没有血腥味,也没有哥谭长久以来那股深入骨髓的腐朽气息。有的只是温柔轻抚的夜风,窸窣低语的人群,以及灯火通明的城市。这是一个属于亡灵们的世界——布鲁斯摘下手套,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化为白骨的手掌,心里有些疑惑。

死后的世界看起来完全像是一个20世纪初的出入境关口——

“哥谭港”和“入关”几个字被高高地挂在已经生了锈的围栏上;几名穿着老式海关制服的工作人员把自己围在小小的格子间里,两只手娴熟地在打字机和印章之间来回翻飞;熙熙攘攘的“骷髅”群排成了好几条长长的队列,正缓慢地向前挪动着。

好吧,他得承认这跟自己一直以来期待的“尘归尘、土归土”那套规则有点不太一样。布鲁斯挑了一列看起来稍微短一些的队伍,然后悄悄地站在了最末尾,假装没听见人群中关于蝙蝠侠死讯的讨论。他身上还穿着代表黑暗骑士的制服和斗篷。凯夫拉纤维制成的上衣依然紧贴着他的两扇肋骨,不过万能腰带就只能松松垮垮地搭在他的骨盆上方了,更不用说两条裤管都明显空空荡荡的。

好极了。布鲁斯心想,看来他再也不用为中年发福的事情而担忧了。

“嘿!蝙蝠侠先生!”

一声稚嫩的童音打断了布鲁斯的自嘲。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正扭扭捏捏地站在布鲁斯身前,看起来至多十岁。布鲁斯注意到她身上穿着一件哥谭市立医院的病号服。

“什么事,孩子?”他语气轻柔地问道。

女孩看起来有些踌躇,又带着点难为情,最后才下定决心说道:“我能当你的罗宾吗,先生?”

布鲁斯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短暂地愣了神。

女孩见他没说话,连忙补充说:“妈妈说我身体太虚弱了,不能当罗宾,可是现在我的病已经全好了!”她甚至原地跳了两圈,试图证明自己四肢健全,身体健康。

她用特别期待的眼神望向蝙蝠侠:“我不会歧视你是个会吸血的蝙蝠怪的,所以希望你也不要嫌弃我是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好吗?”

四周的人群传来几声欢快的轻笑,布鲁斯没忍住,也跟着一起笑了。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蝙蝠侠单膝支地,让女孩能平视自己的眼睛。

“我叫贝蒂,贝蒂·韦伯……”女孩用非常小的声音嗡嗡道,听起来有些窘迫。

“你好,贝蒂,瞧——”

布鲁斯摘下面罩,露出了两鬓已经灰白的头发。

“我可不是会吸血的蝙蝠怪——跟你一样,我也是个普通人,这只是个面具……”他指了指手里的面罩。

贝蒂看起来有些难过,又有些疑惑,她失望地嘟起嘴:“那你的父母真是给你起了个怪名字,蝙蝠侠先生……我还以为普通人肯定当不了蝙蝠侠呢……”

布鲁斯又没忍住轻笑了一声:“普通人当然是可以当蝙蝠侠的——”

他把手中的面罩戴在贝蒂头上,又解下了自己的披风系在了后者的肩上。

“看!现在你也是蝙蝠侠了……”

布鲁斯靠近贝蒂的耳朵,低声说道:“再告诉你个秘密,我的真名其实是布鲁斯·韦恩。”

“哇喔——”

贝蒂还沉浸在拥有了蝙蝠披风的喜悦里,她拿手拽着披风在原地看了看,接着就转着圈跑远了。然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贝蒂转过身来冲着布鲁斯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谢谢你!布鲁斯韦恩先生!” 

人群中爆发了一阵整齐的吸气声——

“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

“什么?布鲁斯·韦恩是蝙蝠侠?”

“天呐!是我想的那个布鲁斯·韦恩吗……”

此起彼伏的讨论声越来越大,嘈杂的惊叹声敲打着布鲁斯的耳神经。

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从哪冲了出来,冲着人群大吼:“这个布鲁斯·韦恩在哪?!”

 

 

3.

“衣服真好看,孩子。”入关处的工作人员笑着夸赞道,递出来一张表单。

“谢谢您,夫人。”杰森接过那张薄薄的纸,认真地填了起来。

在“在世亲属”那一栏,他毫不犹豫地写了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的名字,接着在“过世亲属”的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叉。迟疑了一会儿,他又在阿尔弗雷德后面加上了迪克的名字,最后才把表单递了回去。

“你在这边真的没有别的亲属吗?”工作人员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杰森踌躇了一会儿,接着沉默地摇了摇头。他知道他母亲和某个老混球肯定都在这儿,但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见到他们。

“好吧……”格子间里的女士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在表单上盖了章,“罗尼!帮我领个孩子到伯娜那儿去!”她冲旁边的一个男人大喊道。

 

伯娜黛特刚刚在哥谭港的未成年人管理处工作了五个月。作为一个情感充沛又同情心泛滥的年轻人,她对这份工作真的是又爱又恨。

每天,她都要接待至少数十个因为各种原因夭折,而在亡灵世界又没有其他亲属的孩子。这些哥谭的孩子们在生者的世界大多就是日夜流浪街头的孤儿,要么饱受饥饿和病痛的折磨,要么深陷黑帮之间的械斗和交火——总之,运气不好的最终都会一命呜呼。

有些孩子还没有她自己的女儿大。一想到这些,伯娜黛特总会忍不住红了眼眶。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能力范围内给这些孩子们安排更好的去处,然后在轮休日偶尔悄悄地去探望探望他们。

“晚上好,夫人。”一个黑色的脑袋出现在了她的柜台前。男孩灵活地跳上了椅子,把手中的表单塞了进来。

“谢谢你送他过来,罗尼,接下来由我接手吧。”伯娜黛特跟穿制服的男人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杰森,你可以叫我伯娜黛特!”她扫了一眼手中的表格,又看了看眼前的男孩。资料上写着他已经十五岁了,但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他身高至多4尺8寸,穿着一身红绿相间的奇怪制服,甚至还披着一条黄色的披风,两条腿骨大大咧咧地露在绿色的短裤外面,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个采花蜜的小精灵。

“听我说,我很遗憾你这么早就撒手人寰,不过我向你保证这儿肯定比外面要有趣得多!”伯娜黛特冲杰森眨了眨眼睛。

杰森似乎对她口中的“有趣”不怎么感兴趣。

“我听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问道,“每年我们都有一次回去看望家人的机会是吗?”

伯娜黛特温柔地笑了,大多数孩子都是这样,他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因而也比成年人更加留恋生者的世界——

“噢——别着急,孩子,”她耐心地解释道,“是的,每年万圣节的时候,人们就能到外面的世界去探望自己的朋友和亲人,所以你还得等上至少半年才行呢……”

杰森看起来并不失望:“只要到了万圣节就行,是吗?”

“唔……”伯娜黛特知道很多街头的孩子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照片,更不会有收着照片等他们回访的朋友和家人,但杰森在“在世亲属”那一栏里写了至少三个名字,所以她猜这应该没什么关系。

“你的朋友和家人们还得把你的照片摆出来,只要摆出来就行。”

杰森看起来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甚至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

真好,伯娜黛特想。至少会有人为这个孩子哭泣,纪念他,记得他。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把你安排到哪比较合适——”

 

杰森被分到了一间很好的公寓。

当然,跟韦恩庄园肯定是没法比的,但是较哥谭小巷里的那些破屋子而言肯定是好极了。邻居们人也很不错,大都善良又热情。

但他不喜欢这里。

这儿就像是哥谭市里那些中产阶级们才会聚集的地方,而杰森恰好和“中产阶级”这个词一点都挨不上边儿。最重要的是,他是住在这附近唯一的一个未成年人,而他的邻居们总会不厌其烦地和杰森打招呼,一遍又一遍——言语、面容甚至眼神里都写满了“你还这么年轻……我很遗憾”。

干嘛要遗憾。杰森有些气恼,自己的死又不是他们的错,而且他本人一点也不遗憾,如果没有遇到布鲁斯,没有当上罗宾,也许早几年他就已经横尸街头了。

杰森从冰箱里胡乱地抓了几个邻居送的三明治,随后悄悄地离开了这个街区。

经过几天的“流浪”,杰森找到了一个人们既不会为他感到遗憾,也不会对他的制服评头品足,甚至还盛情邀请他这个未成年人一起喝酒的地方。

“反正你这辈子都到不了合法饮酒的年龄了嘛!”猪皮哥说着又把杰森的杯子斟满了。

这是一条“被遗忘者”们聚集的街道,人们便很直白地称这里为“遗忘街”。像猪皮哥这样在亡灵世界无依无靠,在生者世界又无牵无挂的人们三三两两地住在这附近破旧的船屋或房车里,静静地等待“终极死亡”的降临。

终极死亡,这是杰森从猪皮哥口中学来的词。

“当人世间再也没有活人记得你——所有人都忘记你的时候,你在这个世界也会消失……这就是终极死亡……”

猪皮哥说这话的时候正醉醺醺地躺在自己的吊床上,左手抱着他的破吉他,右手揣着一个啤酒瓶,还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杰森也难说他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伯娜黛特找到杰森的时候,已经是十月的下旬了。

“嗨,杰森!”

伯娜黛特远远地打了招呼。她换掉了在管理中心穿的工作制服,穿上了主妇们喜欢的那种格子图案的连衣裙,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碎花布做的小包。

“嗨,伯娜黛特……”杰森正坐在一小块人工草坪上,心虚地回应着。

伯娜黛特也走到他身边坐下,带着笑意开了口:“我只是想来通知你一下,别忘了过几天的万圣节回访——我去你住的地方找你来着,但是邻居们说你早就不在那儿住了。”

“抱歉……”杰森有些脸红,“我不太适应住在那儿,所以就搬走了……你是怎么找到我在这儿的?”

“没什么难的,”伯娜黛特有些揶揄地看着他,“我只是稍微打听了一下有没有人见过一只披着黄色披风的小鸟,结果发现你在这儿似乎很有名。”

这下轮到杰森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这身披风在现实世界可也是很出名的!”

“介意给我讲讲披风的故事吗?”她接着问。

杰森晃了晃脚上的绿色短靴,没说话。伯娜黛特也没有再追问,沉默在两人之间来回传递了几次,最后还是杰森先开了口。

“终极死亡是真的吗?”他突然问道。

“什么?”

“终极死亡——如果人世间没有人再记得你了,大家都把你忘了,在这儿你就会消失,是真的吗?”

“是真的……”伯娜黛特原地伸了个懒腰,“不过我一点也不担心,我来这儿的时候我女儿还小呢,她现在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把我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一代又一代……你呢?”

“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杰森十分坚定地说道。

但万一蝙蝠侠在夜巡的时候摔坏了脑子呢?杰森突然感到有点心慌。

万圣节一到,他就从哥谭港的大门里飞奔了出去。

 

4.

“还有人没回来吗?为什么我名单上的数字对不上!”詹姆斯焦虑地揪着他的络腮胡,在出入境管理大厅的中央来回地踱步。这是他当上管理中心负责人的第一年,他可不想在万圣节这种重要的时刻出什么大的岔子,以免影响到日后的连任。

“找到了!头儿!”罗尼从厚厚的一沓名单中抬起头,“是一个叫杰森·陶德的小孩儿!”

詹姆斯急急忙忙地接过罗尼手中的文件。资料显示这个叫杰森·陶德的少年在11个小时前就离开了亡灵世界,但至今仍未归来,而现在距离日出的时间已经不足1个小时了。

“伯娜黛特!”詹姆斯扯着嗓子继续大喊道,“你没告诉过这小子日出之前必须回来吗!”

“我当然告诉过他!”伯娜黛特看起来着急坏了,“就在前几天,我还特意跟他强调过如果过了时间还不回来他就会消失的!”

詹姆斯迈着他的短腿冲向了一旁的程序员:“快给我查查他的照片摆在哪了!”

一阵键盘声呼啸而过——

“是个私人庄园!”

“能查到具体地址吗!”

又一阵噼里啪啦——

“哥谭市马里布街10880号,韦恩庄园!”

“我去找他!”伯娜黛特拿上外套就往外冲。

“千万记得在日出之前回来!”詹姆斯冲着门外的残影喊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天光渐放的时分,伯娜黛特终于回到了管理中心的大厅。她看上去有些受了惊吓,一下子把自己砸进了椅子里,久久没有出声。

“别太难过……”詹姆斯看着窗外的日光,明白无论如何事情已成定局。

伯娜黛特似乎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她用力地摇了摇头:“头儿,你相信人死能够复生吗?”

“你说什么?”

“我亲眼看到杰森满身是血地从他自己的坟墓里爬了出来!他复活了!”

她把脸埋进了双手里,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开心还是难过。

 

5.

“嘿!我认得你这身制服!”伯娜黛特惊喜地叫了出声。

眼前的男孩穿着跟杰森差不多款式的奇怪制服,虽然披风的外层从黄色变成了黑色,短裤也变成了长裤,不过红色的上衣、绿色的手套和靴子,还有胸前那个大大的“R”的标志她肯定不会认错的。他和杰森差不多高,骨架比杰森要宽一些。但他看起来远不如杰森乖巧,如果他坚持要用鼻孔看人的话……

对方轻哼了一声,算是发表了对这句话意见。

伯娜黛特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只好赶紧低头翻看手中的平板电脑。

达米安·韦恩  男  13岁

在世亲属:布鲁斯·韦恩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迪克·格雷森

……

这个名单看起来是如此的熟悉。伯娜黛特手忙脚乱地从电脑中调取了杰森的资料——

杰森·陶德 男 15岁

在世亲属:布鲁斯·韦恩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迪克·格雷森

 

伯娜黛特抬头看了看达米安,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平板,最后瞅了眼电脑屏幕……

“达米安,你跟杰森·陶德是兄弟吗?”伯娜黛特连忙问道。

“啧,他算是收养的,但我是亲生的……”男孩有些不耐烦地撇了撇嘴。

这孩子看起来还真是不好惹,伯娜黛特小心翼翼地挑了挑眉,决定暂时不去问他杰森在那边过得好不好这种问题了。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把你安排到哪比较合适……”

 

 

送走了达米安,伯娜黛特一路小跑地冲进了詹姆斯的办公室。

“詹姆斯!你得看看这个!”她把手里的平板一把摔在了办公桌上,“还记得杰森·陶德吗?现在又来了一个!”

“你轻点!这东西挺贵的!”詹姆斯有些心疼地查看了一番平板电脑的边角有没有被磕到,这可是他费了好大功夫才申请到的一笔预算。

“嚯,布鲁斯·韦恩,达米安·韦恩——你上次去的那地儿是不是就叫韦恩庄园来着?”

伯娜黛特肯定地点了点头:“没错,看看他们俩的资料,在世亲属那一栏!一模一样!”

詹姆斯的手又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络腮胡,他敲了敲桌板,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才把平板还给了伯娜黛特。

“这样吧,今年我专门给你派个人,可千万把这个小鬼给我盯住咯!”他强调道,“今年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差池!”

 

事实是,不用等到10月底,仅仅过了一个月,事情就出了岔子。

詹姆斯双手抱臂,以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势摊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正怒视着沙发另一端的年轻人。伯娜黛特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口。

“等等,你给我说清楚咯,什么叫做凭空消失了?”

年轻人急出了一脑门的汗:“就、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直接消失了……”

“不行不行,你再从头给我捋一遍!”

“这个小孩,达米安·韦恩,他因为非法饲养别人的爱波瑞吉被好几个人一起投诉了,所以我就把他带到办公室里,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人又解释了一遍,“结果刚说了两句,前一秒他还好好地坐在椅子上的,后一秒突然就消失了了!”

“唉……”詹姆斯他烦躁地揉了两下自己已经逼近地中海的头发,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伯娜黛特,去给我找个产品经理来!”

 

几经周折,詹姆斯看着自己平板电脑上的一个报警APP,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整个亡灵世界在一年前就已经实现了全面联网式电子信息化办公,这让他的构想实现起来十分容易。现在,只要有谁在亡灵的登记资料里输入“布鲁斯·韦恩”这个名字,他的首页就会警铃大作。

哼,区区几个亡灵,他还不信他看不住了。

 

第一次报警来得十分迅速,就在app刚刚上线的几天后。詹姆斯一听见警报就拿着平板向入关口冲去。

“迪克·格雷森——是你吗?”詹姆斯叉着腰,面相凶狠地看着眼前的黑发年轻人。

“呃……对,是我……”迪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他刚刚填完“在世亲属”这一栏的第一行,结果整个入关口的电脑都突然发出了巨大的警报声。

詹姆斯不知道从哪拿来了一把椅子,用力地把它扎在了围栏外面的地上。

“请坐吧,格雷森先生。”他指了指那把光秃秃的椅子。

“唔,谢谢——”迪克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照做了,“我能问问为什么吗,你知道,一个人坐在队伍外面挺尴尬的……”

“你就当自己是VIP客户吧。”詹姆斯黑着一张脸,他沉默地拿食指敲击着自己的胳膊肘,没再说话。

行吧。迪克放松地靠在椅子背上,反正他完全搞不懂这个络腮胡到底想干嘛。

 

“哈!我就知道!”

当迪克从椅子上消失的时候,詹姆斯突然发出一声大笑——

“就坚持了10分钟!真够意思的!”

他的脸已经黑得像达斯维达了。

 

第二次警报也相隔不远。詹姆斯甚至敢打包票说他早有预感,因为那天白天他的左眼皮一直在狂跳不止。

只是这次他连椅子也用不上了,当他抓着制服外套冲出去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对方在原地留给他的一个红色残影。

詹姆斯知道自己已经压根没有心脏了,但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病要犯了。

 

6.

布鲁斯有些焦躁地坐在椅子上,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个留着络腮胡的地中海到底在想什么。对方一直用一种充满忿恨的眼神盯着他猛看,全然不顾旁边几列人群不断投来的不解的眼神。

布鲁斯一向自诩是个充满耐心的人,他可以用非常恼人的姿势在某个罪犯窝点蹲守一夜,也可以坚持不懈地连续P图好几十个小时,但他真的不想坐在这儿毫无意义地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即便他已经死了。

“我说——”他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下颌骨,“你到底打算让我们在这儿坐多久啊?”

“没坐满1个小时你别想走!”对方回答得很迅速,很坚定。

“那你好歹告诉我一声为什么吧?”布鲁斯的语气也不是很好。

络腮胡的男人想了想,在手中的平板电脑上划拉了几下,向布鲁斯展示了几份资料。

“杰森·陶德——”

“达米安·韦恩——”

“迪克·格雷森——”

“提姆·德雷克-韦恩——”

他边说边翻着页:“这几个人都是你儿子吧,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不置可否,他耸了耸肩,回问道:“是啊,然后呢?”

络腮胡又切换回了那种忿恨的眼神,听起来咬牙切齿:“你的几个儿子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好吧没有后半句,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正常工作秩序!”

他把屁股挪了挪,找了个看起来更威风的姿势。

“我再把话说明白点,根据我们的信用评估体系,你已经上了我们的黑名单了!”

布鲁斯简直要被他逗乐了:“伙计,我都已经在这儿坐了45分钟了,你应该知道心肺复苏和急救手术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吧……”

他摆摆手站了起来,拿出了他“布鲁西”十足的那一套腔调来:“我也把话说明白点,我已经死得不能更透了,所以你最好现在就让我填单子走人,否则我就要投诉你了。”

络腮胡的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似乎也觉得布鲁斯说的有些道理。他必须得承认,在这儿坐着一直被人围观确实挺傻的。

“好吧,我去再拿个客用平板来,你可别乱跑。”

詹姆斯一步三回头,最终才磨磨叽叽地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7.

布鲁斯还没睁眼,就能闻到一股只属于医院的消毒水味。心率监视仪的嘀嘀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几个不规律的呼吸声几乎紧贴他的耳边。

“父亲?”

达米安第一个察觉到他醒了,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达米安……”

布鲁斯睁开了眼睛,声音十分嘶哑。

杰森和提姆坐在病床的左手边,迪克和达米安则趴在他的右手边,四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疲惫。

“父亲,你在笑……”达米安似乎十分疑惑。

布鲁斯都没察觉到自己弯了嘴角——

“是啊,我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梦。”

 

8.

詹姆斯从办公室出来,远远地就瞧见椅子上没了人影。

“人呢?”他指着椅子质问着离他最近的那个柜员。

格子间里的年轻人冲他比了个气球爆炸的手势,还带上了配音:

“噗——啪——就这么消失了。”

詹姆斯深吸了几口气,恶狠狠地把手里的平板电脑摔在了地上,然后在哥谭港的出入境关口爆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的怒吼:

“下次再有姓韦恩的来,直接让他们给我滚!!!!!!”

 

 

全文完

 

小注释:

时间线有点问题,大少应该是在大米还没有复活的时候挂掉的,但是不好处理,就不改了。

马里布街10880号,这其实是Tony Stark的住址哈哈……

查阅了一些资料,心跳停搏目前我国医疗中比较认可的急救时间差不多是5至20分钟,超出半个小时即使能救回来也会因为大脑缺氧而留下后遗症。不过也有一些经过40到60分钟的不间断按压能够妙手回春的案例,所以就取这个时间值了,我们就当老爷身强力壮吧。

 

作者想说的话: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伙伴。【有关布鲁斯韦恩的五次死与生】全文包括正文和番外到这里就真的全部结束啦。看完COCO之后一直想写一篇batfam的AU,最后就选了这么一个有些无厘头的故事,不过说是AU其实倒是跟原作“Remember”的主题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就是了。明年就是动作漫画创刊80周年了,突然发现漫画人物肯定会比我们活得更久呢,不知道人们在记得他们的同时,他们会不会也记得曾经有我们这群小粉丝呢?

 

评论 ( 12 )
热度 ( 1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