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Brujay亲情向/Jason中心】知更鸟之日(穿越/轮回)【Ch.02】

摘要:杰森·陶德在梦中被困在了他死前的一天里,循环往复,而他决定利用这段无限的时间尝试些他以前没有机会做的事。

前文:01 (或点击文末tag#RobinDay)

>>>>>>>>>>

Ch.02  4月29日

杰森现在不得不承认,他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他叹了一口气,还是认命地套上了那身难看的连帽衫和牛仔裤,反正在他看来,5年前的衣服款式不管怎样都很过时。

理论上来说,这里应该只是他的梦境而已,但梦境会如此真实吗?昨天下午他在罗伊的公寓里醒来的事是他的幻觉还是真实发生过的?好吧,就算这里真的是他的梦境,为什么他会连续两天做同一个梦,又回到这个“特别”的一天里呢……自己明明早已接受并放下了这段不愉快的过去,抛弃了这缕会使他脆弱的情感。他是曾经死过一次,那又如何?每个人都在通向死亡的道路上奋力向前,哥谭城里半数以上的义警都已经把一只脚踏在了卡戎的船舷上。

这不应该发生,杰森想,这比充斥着低级恐怖片元素的噩梦还令人恶寒。

 

“杰森少爷,吃饭的时候请专心致志,您快把叉子戳到鼻子里去了。”阿尔弗雷德照例收走了他面前的空盘子,端来了一杯牛奶,还是放在了那张绣了小花的餐垫上——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位置。熟悉的香肠,熟悉的煎蛋,熟悉的牛奶——好极了,同样没有任何变化的还包括来自英国的管家先生那居高临下,似乎不带有一丁点儿感情的注视。

虽然知道自己身处梦中,杰森还是没敢冒险违抗阿尔弗雷德的“压力瞪视”。他再次不情愿地抱起装有牛奶的杯子小嘬了一口,眼睛却看向了厨房墙上亮着红色LED数字的电子挂钟。

在时间跳至8点19分的时候,布鲁斯穿着一身灰色的睡袍,脚步匆匆地走进了厨房。杰森的余光能瞥到布鲁斯朝自己看了一眼,然后才姿态不雅地坐在了餐桌旁,端起了手边的咖啡。

不出所料,习惯拿黑咖啡续命的蝙蝠侠还是开口抱怨了管家先生的手艺:

“阿尔弗雷德,如果明天早上我能喝到不加奶和糖的黑咖啡,我就给你涨20%的薪水。”布鲁斯放下咖啡杯,又一次摆出了嫌弃的神色。

 

这感觉真奇妙,这和他偷偷地在学校图书馆的推理小说扉页上写上凶手名字的那种恶作剧还不一样,这一次,他是货真价实的预言大师了。他知道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发生些什么,也许他可以拍拍布鲁斯的肩膀,告诉他“嘿蝙蝠侠,你猜怎么着,9个小时之后小丑就要越狱了,他还会用海军的飞机偷一枚核弹卖给埃塞俄比亚人”;或者他也可以提前告诉他们的管家先生《纯真年代》的大结局是什么,杰森知道他总是因为在夜巡时给活力双雄充当内勤的缘故而错过每晚的深夜档。我在自己的梦中就该扮演一个上帝!

也可能是楚门……杰森有些失望地想,他又看到了布鲁斯眼中那抹复杂又犹豫的感情。后者的眉毛如前一日一样皱了起来,不用细看杰森就知道他又在斟酌措辞准备批评罗宾在昨晚夜巡中的出格行为了。

这种感觉就有些奇怪了。杰森本想先发制人,他很确信凭自己这几年来积累的语言功底,可以轻易地把蝙蝠侠呛得哑口无言,但他又有些尴尬地发觉,话到了嘴边自己竟然会不好意思开口。在他梦中的蝙蝠侠还没有经历过小丑罪孽深重的恶行,没有经历过罗宾的死亡,那么自然也就不能借此来指责他,伤害他了。况且,平日里杰森和蝙蝠侠的争执大都发生在二人能够互相平视,其中一人还戴着头罩的情形之下,而现在他有些痛恨自己15岁时发育迟缓只有4尺8寸的身高了,这让他觉得底气不足。他还带着婴儿肥的面颊做起那些帅气的表情来肯定也蠢毙了……老天,他甚至还没有真正经历自己的变声期,让他用稚嫩又尖细的童音跟蝙蝠侠大吼大叫?

简直是太丢脸面了……

眼看布鲁斯就要开口,杰森有些忿忿不平,难道自己梦里的蝙蝠侠就不能做些杰森·陶德潜意识里希望他做的事情吗?那些人生格言他实在是已经腻味到不行了,在自己刚刚复活的那几个月里,他就早已听完了50年份额的“蝙蝠侠的说教”。

杰森这么不耐烦地想着的时候,布鲁斯却真的没有再宣扬他“绝不杀人”的大道理了。相反地,他竟然开口跟杰森道了歉:

“杰森,有关昨晚夜巡的事,我不该那么草率地做出让你停职的决定……罗宾,你是我最重要的助手和搭档。”

说完还半倾着身体伸手揉了揉杰森的头。

所以自己的想法就这么奏效了?

杰森惊奇地发现他居然真的可以控制自己的梦境。他把这份兴奋略微往胸腔里压了压,决定如果自己醒来后还完完整整地躺在属于红头罩的安全屋的床上,他就去买一张《盗梦空间》的蓝光碟,再从书店里挑一本封面最好看的《梦的解析》。

 

布鲁斯很快地吃完早餐,收拾得当就又出了门,杰森记得他似乎是有集团事务要处理。他自己则悄悄地摸去了蝙蝠洞,把罗宾的制服穿在了连帽衫和牛仔裤底下,然后才和阿尔弗雷德打了招呼离开了庄园。罗宾制服的短裤比他记忆中的还要短上一些,穿在里面感觉怪怪的,杰森又一次在心里鄙视起了迪克的审美品位。

他这次没有再回犯罪巷找沃克女士拿回属于他父母的遗物,反正,他已经对海伍德医生的住址了如指掌了。他一路经过了凯恩纪念大桥,穿过犯罪巷,穿过伯利莱,最后来到了阿帕罗公园。

阿帕罗公园坐落在哥谭市的西北角,已经荒废了几十年了。它和阿卡姆疯人院就隔着一条窄河的两岸相望,西边还紧挨着水质糟糕、重金属含量已经严重超标的哥谭河。除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有那些连犯罪巷的房子都租不起的底层打工者,很少有人会选择在这儿的“难民营”里蹭吃蹭喝。

这会儿才刚刚上午10点钟,勉强算得上是有工作的劳工们早已去往城区开始了他们忙碌又劳累的一天,而大多数无家可归的流浪懒汉们则尚未起床。4月末的天气已经非常暖和了,胡子拉碴又脏兮兮的男人们就四仰八叉地躺在只垫了一层纸板的地上。怕冷的还依旧裹着大衣,不怕冷的已经敞开了肚皮。没有人不怀好意地对杰森指指点点,或是告诫他“小孩子”不应该来这种危险的地方。但空气中弥漫着隔夜汗的酸臭味,杰森还是加快了脚步。

不出多远,他就看到了零零落落的彩色帐篷群,中间还有一顶显眼的白色尖顶帐篷。几名中年妇女带着一群小孩子在草地上做游戏,杰森眼尖地发现一位金发女人此时掀开了帐篷的门帘,走到了不远处的草地上,和妇女还有孩子们攀谈了起来。

“海伍德医生——”

杰森又走近了些,他喊住了自己的生身母亲,请她到帐篷里谈一谈。

“怎么了,孩子,你有哪里不舒服?”

希拉·海伍德理了理自己白色布褂的衣襟,语气温和又轻柔地询问道。

杰森顿住了,他此刻的心情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他仅在5年前见过这个美丽的金发女人两面,说实话,他对这张脸的轮廓已经有些模糊了。虽然他内心其实很清楚地知道,希拉·海伍德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并没有弃他而去,但他依旧将这个轻易地就把自己出卖给小丑的女人定性成了一个无情又冷漠的人。可是一见了面,杰森便不由地生出了一股浓烈的愧疚感,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眼睛,嘴巴,轮廓。每天早晨,他都能在镜子里看到和眼前的女人极为相似的一张脸,这就是血缘的魔力……你能从中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联结,感觉到那条天生的纽带。

真正的希拉·海伍德当时会预见到自己在15个小时之后就会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方式告别人世吗?

杰森不知道答案,毕竟,这里只是他的梦,连眼前这个希拉·海伍德也是他的梦,但他还是开了口:

“我叫杰森·陶德,15年前,您在哥谭有过孩子吗?”

 

 

“妈的!”

杰森怒骂着从床上爬了起来。窗户外面已经是一个日上三竿的世界了,正午的阳光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他四下打量了一周——枕头,被子,挂在墙上的枪,还有自己心爱的头罩……床头柜上的闹钟亮着今天的日期和时间,上面写得明明白白现在是4月29日中午12点。

很好,看来他还没有精神失常到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地步。但这个结果并没有让他感到松了一口气,他以为的“梦境控制”并没有他想的那么有效,故事的发展方向与他期望的相去甚远。在醒来之前,杰森和海伍德医生再次陷入了5年前的困境——他们又在那间该死的仓库里被绑了个结实,接下来就是那道熟悉又恼人的爆炸火光,唯一的区别是这次小丑没有拿撬棍敲碎他的骨头,杰森猜测这大概是自己没有把罗宾制服穿在外面的缘故。他拯救海伍德医生的行动被宣告失败了,这让杰森感到极度郁闷。

 

“也许你不该跟梦里的事情较真的。”

夜巡结束后,杰森拎着新买的影碟和书去了罗伊的安全屋,后者说这话的时候正倚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块披萨,融化的芝士快要滴到他的T恤上去了。

“当你每天都在梦里经历一整本冒险小说的时候,你也会较真的。”杰森头也不抬,专心地读着眼前那本《梦的解析》。

“奇了怪了,这演员长得跟稻草人克莱恩真像!”罗伊还在嚼着那块披萨,屏幕上刚刚演到了柯布带着他的团队潜入了富家公子哥的梦境,“喔喔,这个长得跟贝恩也很像啊!嘿!你到底看不看电影?”罗伊一把拍掉了杰森手里的书。

“把你的油手拿开!”杰森瞪了一眼罗伊,但还是把书扔到了一边。

“我来帮你总结一下,杰鸟。”罗伊终于吃完了那一大块披萨,他把外卖盒子放到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端正坐好,还把正在播放的影碟按了暂停。

“你在现实世界中睡过去,在梦里的世界醒过来,你在梦里的世界挂掉,就会在现实世界中醒过来,对不?”

杰森给罗伊送去了一个“你这都是废话”的眼神,“而且在梦里都是同一天。”他补充道。

“嗯哼……”罗伊摆出了一副思考的神情。

“好吧,简单点说,我试过待在家里哪也不去,结果哥谭整个被核弹炸了,我又试了按原计划阻止小丑,结果我自己还是被炸了,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有试过打一个存档但就是通不了关吗?”

“没有,我玩游戏没你那么菜,”罗伊下意识地反驳“但你说的对……你有一整个存档啊!”红发青年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要我说,你干嘛不用这段时间做点特别的事呢?比如,吃遍GELATO所有口味的冰激凌之类的!”旋即他又回到了窝在沙发里的那个姿势,“可是连续两天做一个梦不也挺正常的吗,说不定今天晚上你就一觉睡到天明了……” 

杰森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个该死的梦比他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但他又打心底里希望这件事最好能简单一点赶紧结束。

“那我今晚在你这儿睡。”

“没问题,但这次我睡床,你睡沙发!”

 

罗伊的沙发罩多久没洗过了?入睡前,杰森嫌弃地闭上了眼睛。

 

 

“杰森少爷,该起床了。”

门口传来三声清脆的敲门声响,阿尔弗雷德叫早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到了杰森耳边。他睁眼瞅了瞅那盏缺了一根灯柱的吊灯,又伸手瞧了瞧自己再次缩了水的手掌,这才推开被子爬了起来,轻车熟路地穿上了那身红色连帽衫和水洗牛仔裤。

他带着一颗十分疲惫的心坐在餐桌前,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把叉子上的香肠往嘴里送。

这真是经典又俗套的桥段……杰森想,但阿尔弗雷德的手艺是那么的好,他永远也吃不腻。

 

TBC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开始就会和B互动多一些了_(:з」∠)_但因为全文总体还是Jay视角描写所以还是会出现像第一二章这样的大段不知所云的心理描写,笔力不足还请海涵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