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Brujay亲情向/Jason中心】知更鸟之日(穿越/轮回)【Ch.03】

摘要:杰森·陶德在梦中被困在了他死前的一天里,循环往复,而他决定利用这段无限的时间尝试些他以前没有机会做的事。

前文:01 02(或点击文末tag#RobinDay)

>>>>>>>>>>>

Ch.03  4月30日

当杰森把那一大杯牛奶喝到见底的时候,布鲁斯再次踏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了厨房。他依旧穿着那身灰色的睡袍,姿势随意地坐在餐桌旁,并且第三次抱怨了他们的英国管家煮咖啡的手艺。

当然了,对他自己来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但于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而言,今天早上的这些场景全部都是头一次发生。好吧,也许得刨去布鲁斯抱怨咖啡太甜的这个部分,杰森有理由相信阿尔弗雷德肯定已经对这一幕见怪不怪了。

他在心底悄悄地萌生出了一丝作为主角的愉悦感。

眼前的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是否知道,他们不过是一个叫杰森·陶德的青年梦境中的产物呢?就像角色扮演游戏里那些日复一日接待玩家的NPC们,能否察觉到他们也仅仅是一行行被设定好的代码而已呢……

意识到了这一点,杰森突然发觉这个有些怪异的存档也许不会像他预期得那么无聊。至少在他自己看来,此刻厨房里的另外两个人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生动,并极其完美地呈现出杰森对他们所应有的“刻板印象”——瞧,布鲁斯又皱起了眉头,眼神闪烁,毫无疑问又在斟酌词句,思考该如何对杰森开口了。

你已经教育过我一次,也跟我道过一次歉了……杰森有些无聊地想,这次能不能玩点别的新花样,别再把话题吊死在“昨晚”那次该死的夜巡上了。他有些后悔自己没再多看两眼那本《梦的解析》,如果可以的话,他十分期待布鲁斯能在厨房里就地来一支康康舞。他甚至认真地想象起了蝙蝠侠戴着头套,穿着敞怀的白衬衫还有高腰的健美裤,在水鸭色的菱格地砖上做一字马的情形。这画面实在是太过迷人了,杰森都没发觉自己在不经意间笑出了声。

“你似乎很高兴,杰森。”

杰森回过神来,发现布鲁斯正弯着嘴角望向他。他的眉头舒展开了,眼神里那抹犹豫和闪烁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异样的明亮与温和。

他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杰森记忆中那个布鲁斯·韦恩了,杰森努力回忆着,他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表情出现在老家伙的脸上了。

“蛋黄,”杰森指了指布鲁斯一边的嘴角,“粘在脸上了。”

布鲁斯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地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阿尔弗雷德适时又贴心地递来了一张纸巾,但他整条胳膊上的肌肉与骨骼都明显叫嚣着“请注意用餐礼仪”。

杰森现在又觉得眼前的人不那么真实了,毕竟真正的布鲁斯·韦恩是个连擦嘴都要做足“贵族”派头的公子哥,梦境里的东西果然还是经不起推敲的。

但当这个布鲁斯开口说出接下来几句话的时候,杰森还是被他惊吓到了。

“你想不想去看球赛?迈阿密海豚队今天在大都会客场作战,我能拿到位置最好的票。”

杰森的第一个想法是,你是布鲁斯·韦恩,你当然能拿到位置最好的票;而第二个想法是,这剧情的发展是不是有些脱离了它应有的运行轨道?

他下意识地就想开口拒绝,不料事实是,当他终于从这种不可思议的心情里挣脱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安全带牢牢地绑在了副驾驶座上,而公路边大大的指示牌上则写着“距大都会85英里”。

 

布鲁斯放松地把手一边高一边低地搭在方向盘上,嘴里低声地哼着奇怪的小调。他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右边的袖子上印着“韦恩科技”四个大字,腿上跟杰森一样也穿着一条难看的水洗牛仔裤,座椅背上还挂一顶青灰色的鸭舌帽,上面绣了一只靛蓝色的海豚。那帽子是杰森送给他的,杰森自己也曾经有一顶,不过后来他嫌太难看就再没有戴过,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好吧,这场景真是诡异到了极点。衣柜里永远只有各式各样的西装、羊毛衫还有黑色高领毛衣的蝙蝠侠,现在穿着印有自己公司标志的廉价连帽衫,嬉皮士才会穿的水洗牛仔裤,一会儿估计还会戴上颜色顶难看的球队鸭舌帽,开车带着他的罗宾去看一场橄榄球赛?

杰森差点被自己恶心的趣味逗乐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这一幕分享给正义联盟里的所有人看看。

“你不用去公司吗?”他出声问道。

布鲁斯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换上了那副已经有些陌生的微笑,

“公司的那些事哪有陪你重要。”

杰森听到面前的男子带着明显的笑意说。

 

车窗外的景色似乎慢了下来,车内微弱的引擎轰鸣声也逐渐沉寂,空气中只剩下了杰森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还在飞速运转。他感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喜悦猛烈地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但转瞬间它们又都迅速地化作了羞愧的潮水将他淹没其中。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就要跳起来,换上那副对付黑帮杂鱼的表情和声线,然后冲身边的人大喊:你以为我像你的其他小鸟一样离不开蝙蝠爸爸的翅膀吗?

我不需要你的陪伴!有那么一瞬间,这句话的第一个音节已经在他的唇齿之间打转了。

但他还是忍住了,杰森只是平静地偏过头去,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灌木丛发呆。布鲁斯伸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又哼起了那首奇怪的小调。

 

他们到达大都会体育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4月末的正午阳光带着热浪与烦躁向人们袭来,布鲁斯甚至为了一个停车位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进行了一场对骂。

“老头子!你会不会开车!腿脚不听使唤就不要上路了行吗!”一个穿着大都会豚鼠队外套的年轻人从车里探出脑袋来,声嘶力竭地叫骂着。

布鲁斯按下了车窗的玻璃,伸手朝对面比了个中指,“年纪轻轻的不长眼,是谁先来的你看不见?瞎吗?”他用一口怪异的南方口音迅速回敬。

接下来,化身“我是不好惹的南方人”的韦恩公子又连续噼里啪啦流利无比地吐出了一大串脏话,刚开始的几个词杰森还能跟得上,但后面的那些就连自诩俚语艺术家的杰森都几乎没怎么用过。末了,布鲁斯还不忘转头叮嘱杰森:“别告诉阿尔弗雷德,刚才你什么都没听到,别学我。”

 

这是我想要的吗?杰森扪心自问,这就是他心底里期待的那个“布鲁斯”吗?一个会跟路人对骂脏话,穿没品味的衣服,哼难听的歌,还开两个多小时的车带他去另外一个城市看球赛的“布鲁斯”?

那份羞愧无比的心情一路上不断地发酵沉淀,在此刻终于达到了顶峰。他应该感到羞愧,杰森能感觉到自己胸腔下面的那份心悸。

长久以来,没能放下的其实一直都是他自己。

布鲁斯放下了,蝙蝠侠接纳了作为红头罩的杰森,他接受了昔日的助手已经变成了一个法外狂徒的事实。他默许了耍着枪械的红骑士四处收拾黑帮,他不再干涉戴着头罩的年轻人在黑道上的那些小买卖,他悄悄地把杰森·陶德这个名字从韦恩一家的画像上排除在外,妙极了,他甚至都没有跟他打胸前标志侵权的官司。但当他遇到需要红头罩的时候,他还是会和那个脾气暴躁的法外者合作。他们就像买家与卖家之间的关系,像雇佣兵和委托人之间的关系,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欠谁。

但杰森·陶德没能放下,他依旧是那个沉溺于过去的神奇小子,那个自由地穿梭在哥谭黑夜中的罗宾。他不断地用小丑,用死亡,用痛苦的复生去伤害这个把自己带进了漆黑斑斓的义警生活的男人,同时也不断地伤害着自己。

自欺欺人。

成为罗宾是他人生19年来最无可比拟的一段时光。无论是被撬棍击碎每一块骨头的疼痛,还是在拉撒路的池水里不断沉沦的疯狂,那些用枪械剿灭大大小小黑帮的快意,或是用红头罩的恶名威慑他人的成就感——这些烂俗的桥段在“罗宾”的称号面前都毫无意义,它们永远都及不上他穿上制服与披风那一刻的激动与痛快。

杰森·陶德从死亡的那一秒开始就从未停止过这样的期待与幻想,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在人生的轨迹上一路逆行,回到他刚刚成为罗宾的那一天。

 

而眼前恰巧就有一个这样的机会……

杰森强迫自己从纷乱又矫情的思绪里回到“现实”。布鲁斯大概有些高估了自己在大都会的人脉,他们没能搞到包厢的票,但看台第一排的位置也不错,缺点是要穿过熙熙攘攘还坐得乱七八糟的人群有些费劲。杰森瞧见布鲁斯两手各端了一杯饮料,胳膊底下还夹着一个最大号的爆米花桶,吃力地在一群年轻人中穿行。

“芬达,可乐,喝哪个?”布鲁斯示意杰森赶紧接住爆米花。

“可乐吧。”杰森拿过了他右手上的杯子。

布鲁斯摘下了那顶难看的鸭舌帽,用力地扇着风。汗珠自他的额头向下流淌,此时的布鲁斯还没有发灰的双鬓,眼角也没有那么明显的皱纹。他那么自然地坐在这儿,除了相貌英俊了些,跟两旁那些来看球赛的人没有任何区别。

“带儿子来看球?”跟他们同一排的一名中年男子随意地跟他们搭着话聊天。

“……是啊。”

杰森捕捉到了布鲁斯语气中的一丝迟疑。

“真不错,现在没多少小孩儿喜欢这个了,我家的那个就不喜欢,怎么喊他也不来,劝不动。”

布鲁斯在这一天里第三次露出了那个温和明朗的笑容,“主要是孩子喜欢,陪他来。”

杰森转过头去,假装自己正专心致志地盯着海豚队队员们出场的入口。

 

 

“你根本就不懂橄榄球。”

当他们看完球赛从大都会返回哥谭,又换上制服开始夜巡的时候,杰森冷不丁地发出了这么一声控诉。

“他们打得烂透了的时候你在叫好,别人还以为你在给海豚队喝倒彩,太丢人了。”

蝙蝠侠接过杰森递给他的巨无霸汉堡,有些尴尬地挠了挠下巴,“我确实有挺多年没看过橄榄球了……”他还戴着制服的手套,但仍旧麻利地拆开了汉堡包装纸,用力地咬了一大口,在还没完全嚼完的情况下又补了一口可乐。

“别告诉阿尔弗雷德,”隔着头套,杰森不确定刚才布鲁斯是不是朝他眨了眨眼,“否则他又该叨叨用餐礼仪了……”

杰森没忍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布鲁斯,”他小声地开口说道,他们盘腿坐在蝙蝠车的车顶,布鲁斯刚好喝完了最后一口可乐,“昨晚夜巡的时候,是我太冲动了。”

杰森十分确定听到这番话的布鲁斯第四次——就好像他只会做这个表情似的,露出了那个笑容,虽然隔着头套他只能看见蝙蝠侠弯了弯嘴角。

这个蝙蝠侠比外面世界的那个好100倍,杰森默默地想着。虽然他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着实令人有些遗憾,但——管他呢,他们在这儿就是最厉害的活力双雄组合。

“谢谢你,蝙蝠侠……”

杰森不动声色地往布鲁斯身边挪了挪,悄悄地用黑暗骑士的披风把自己裹了起来,罗宾制服的短裤在4月末的夜风里着实有些不够用。

“这是我生命里第二棒的一天。”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写完之后才发现这根本还是没有互动啊_(:з」∠)_

在写这一章的过程中和朋友聊天,在二少的性格和行为上产生了比较大的分歧,相信看到这一章的小伙伴们也会对角色有自己的理解,但我还是稍稍多说两句。

在刚接触桶哥这个角色的时候是看披风争夺战,我觉得他是那种泡了池子有些疯狂,被过去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十分偏执的一个角色;但从N52的法外开始,我觉得他终于找回了一点青少年应有的样子,特别是在罗宾镇魂歌期间,B带着他回到埃塞俄比亚的时候,Jason一开始明显很享受重新坐在蝙蝠车里的感觉,而后来B失去理智地冲他吼道:“我还在这儿站着呢!”我以为Jason会就这么跟他打下去,或者在言语上点醒B,但Jason只是撂下了一句“我去开车了,再见,Bruce”,就是从这一句台词开始,我才领略到了这个角色的魅力,意识到这个角色身上的那些复杂的矛盾与冲突。

这一句台词也是我写这篇文的一个起始点吧,我觉得Jason成长起来之后已经豁达了很多,他不再像原来那样全身竖满尖刺了,他比B更早看开,更早放下;但看到他对全家福一事又那么地在意,我突然意识到,一个15岁的青少年,无论是成为罗宾还是经历死亡,都是他此生无法消弭的烙印,他又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下那段充满回忆的过去?重生连载到现在,他也只是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有些时候在美漫的画风下我常常忘记他是一个比我还要年轻的人,而我坚定地认为,这样的角色值得拥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评论 ( 35 )
热度 ( 1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