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Superbat】终成眷属(政治联姻,双向暗恋,身份梗)【Ch.02】

食用说明:SBS清水无差,HE,这是一个简简单单谈恋爱的傻白甜故事。

摘要:地球的布鲁斯·韦恩与氪星的卡尔-艾尔为了星球之间的利益与和平选择了联姻,但他们的婚后生活实在是糟糕透顶,他们的补救措施更是无可救药。

前文:01 (或点击文末tag#AWTEW)

>>>>>>>>>>>>>>>>

Ch.02

卡尔-艾尔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让他的超级大脑瞬间过载。他花了差不多两秒钟的时间把脑子从死机中恢复过来,又在接下来的三秒里,仔细思索了一番如何才能绕过这些正在向地球进行直播的摄像机,把布鲁斯·韦恩扔到远在河外的仙女座大星云里去,最后才在卡拉惊讶的抽气声中得出了两个勉强能自欺欺人的结论:

一、布鲁斯·韦恩是个文盲,分不清他和卡拉的名字;

二、卡尔-艾尔的耳朵出了毛病,分不清自己和堂姐的名字。

典礼厅中的氪星子民们此刻正止不住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卡尔僵硬地注视着那个姓韦恩的男子缓步向自己走来,继而单膝跪地。他本能地转头看向卡拉,想要寻求她的帮助,但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堂姐和身边的要臣不知何时都齐齐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徒留他一个人面对眼前这令人尴尬又恼火的场景。

“艾尔先生,”布鲁斯·韦恩从长袍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绒布外壳的小盒子,里面放着一枚样式别致的银色指环,上面还嵌着一颗透亮的石头,“这枚戒指是用坎多城与哥谭的沙粒共同烧制而成的,就像你我之间,代表着氪星与地球的交流、联结与和平……”

布鲁斯·韦恩有着一双如汪洋般碧蓝又透亮的眼睛,里面没有卡尔想象中的轻佻与傲慢,也没有夸张又戏剧性的爱慕和表演,在澄澈的蓝色里卡尔只能看到沉着与坚定的倒影;他的声线里蕴含着似水的柔情,听不出一丁点阴谋与狡黠的鸣音。有那么一瞬间,卡尔差点就被他骗过去了。

“卡尔,你意下如何?”佐-艾尔用捉摸不透的语气轻巧地询问着他的意见。

哥谭的王子说的没错,无论是形容还是身姿,无论是庞大的金钱帝国还是政治引力,在地球上他都绝对称得上是个中翘楚。

可惜布鲁斯·韦恩永远都及不上那个人的一半好。

“我很乐意,叔父。”卡尔听到自己冷静地回答,他摆出了一副超人标志性的笑容,悄悄地留下了一声微弱的叹息。

 

 

“你是故意的。”卡尔没好气地说道。

典礼结束后,他和布鲁斯·韦恩踏上了同一艘飞船。韦恩大少坚持还要在哥谭市再当面宣布一次他们要结婚的这个不幸消息,然后在地球上择期举办他们的婚礼。

“你就是故意的。”看韦恩没说话,卡尔又重复了一遍,他能听见自己的后槽牙硌得梆梆响。

“我是请求了与艾尔家族进行联姻,但我从来没说过要娶卡拉·佐-艾尔为妻……”年轻的地球男子放下了手中的电脑,无奈地转过身来,望着沙发上双臂交叠,还翘着二郎腿的氪星之子,“当然了,她是一位优雅又迷人的女士,我尊敬她,但我并不爱慕她。”

卡尔沉默了一会儿,他眯着自己的蓝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布鲁斯·韦恩,似乎想从后者身上看出点图谋不轨的端倪来。但韦恩只是平静地接受着他的审视,心跳规律而平稳,没有一丝慌乱。

“我每天都得忙着拯救世界——”卡尔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和韦恩约法三章,“所以我没空在媒体面前跟你玩过家家的爱情游戏。”

“媒体我一个人应付就可以。”

“我是正义联盟的主席,大部分时间我都得住在瞭望塔。”

“合理的选择,但我随时欢迎你搬来韦恩庄园。”

“婚后我是不会改姓的——”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最好也不要。”

“可以接受。”

韦恩对他的条件答应得很快,并没有讨价还价,看起来他确实只是需要一个和氪星人联姻的头衔罢了。卡尔开始有些明白布鲁斯·韦恩为什么会选择自己,看看英国王室的凯特王妃怀孕生子才被认可的奋斗史就知道了——他们之间不会有一方怀孕的困扰,善于捕风捉影的媒体们自然也不能拿此大做文章。没有孩子,当然也不会有血缘的牵绊,他们的婚姻就像一份随时可以解除的商业合约,而势单力薄的氪星人没法从中占到一点便宜。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卡尔没忍住问出了口,他思前想后,也看不到韦恩选择和氪星人联姻的利益所图。氪星人在地球上的名声已经岌岌可危,超人和超级少女早就谈不上是人见人爱的超级英雄了,城市居民们对他们所造成的经济损失非议颇多,政府也在不断出台各种措施限制他们的义警活动。各方势力都在试图跟氪星人划清界限,只有布鲁斯·韦恩在主动往泥潭里跳,他难道不懂吗,如果超人稍有不慎再多砸几栋大楼,他韦恩集团的名声和财产也会跟着自己一起打水漂……

“艾尔先生——卡尔,我能叫你卡尔吗?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你呢?”布鲁斯·韦恩的眉眼间显露出了一丝疲惫,“你是超人,地球上的爱慕你的人数不胜数,难道布鲁斯·韦恩也喜欢你这件事让你感到如此难以接受吗?”

卡尔再次沉默了一会儿,两个人在飞船降落的引擎轰鸣声中无声地对视着。

“也许……下次你真心爱慕某个人的时候可以从送花和约会开始?”超人准备离开前突然转头说道,他望向韦恩的眼神有些复杂,语气里包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你知道我会看着你的对吧?如果你敢对氪星有任何不轨之心的话。”

“就像我说的,交流、联结与和平——放轻松,卡尔。”

“需要开发布会的时候喊我,我会来的。”卡尔把一只脚踏出了舱门外。

布鲁斯·韦恩喊住了他:“你就不准备给我留个电话什么的?”

卡尔再次转头,这次不怀好意地冲他挤了挤眼睛:“给正义联盟的官方推特发私信,钢骨会转告我的。”

 


“我搞砸了,阿尔弗雷德。”

布鲁斯还穿着那身暗色的长袍,瘫坐在蝙蝠洞的沙发上。这座庞大的地下建筑四周嵌满了厚厚的铅层,就算超人有心来听,也不会有任何发现。

“他现在一心怀疑我对氪星图谋不轨,而不愿意相信我只是因为爱上了他才向他求婚的……”

“距离长达6亿千米的星际旅行之后您应该去洗澡换衣服睡觉,而不是坐在这儿和我讨论与超人之间的感情问题。”阿尔弗雷德递给布鲁斯一杯沏好的红茶,又把一件洗好的浴袍还有几条干净的毛巾放进了淋浴间里,“请容许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任何理智尚存、认知正常的人类——地球人也好,氪星人也好,都肯定会觉得您这么做是有目的的,毕竟在您向超人求婚之前,对方根本不知道您姓甚名谁。”

知道了更糟——布鲁斯·韦恩很多年前就已经是个声名狼藉的公子哥了。

“我还是坚持我从前的观点,一位绅士表达他的爱慕与追求应该从鲜花、卡片与普通的剧院约会开始——”阿尔弗雷德不赞成地摇了摇头,“而不是一段背负着星球之间利益的婚姻,您真的太过心急了。”

可是我怕自己就要没有时间了……布鲁斯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干巴巴的叹息。

 


他和超人相识在一个十分不愉快的雨夜。

那是某一年的秋天,十月末的哥谭几乎已经进入了冬季,凌晨的冷雨拍打在他没有被面罩包裹的脸颊和下巴上,寒意透过轻薄的铠甲深入他的骨髓,让他四肢冰凉又僵硬。布鲁斯把几个小喽啰捆在了蝙蝠灯旁边,准备就此收工,然后赶紧回到庄园洗个美妙的热水澡。

接着,他就在小巷深处发现了那个红蓝相间的身影。超人直直地挺立在蝙蝠车旁,看起来有点小心翼翼,还有点无所适从。

外星人,超能力者,氪星遗孤,会从树上救猫下来的大都会童子军,还有几条含义不太好的定语在布鲁斯脑内飞速飘过。眼前的超人在大都会和佐德将军的一战可是相当的出名,韦恩企业为此付出了两栋写字楼,一颗卫星,还有二十三条没赶上好运气的员工的生命。蝙蝠侠自打那时起就把这个捉摸不透的外星雄性生物列在了威胁名单的第一条,但当事人似乎对此还一无所知。

“你好,蝙蝠侠……”他伸手跟布鲁斯打了个招呼,“我是超人。”

布鲁斯没说话。

“我和朋友们组建了一个联盟——超级英雄的联盟,你知道的,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超能力,可以一起打击犯罪,拯救人类的生命。”

“然后呢?”他在面罩下发出了机械的,不耐烦的电子音。

“我们已经有5个人了,大家一致觉得你经验比较老道,所以想请你加入我们,以联盟主席的身份。”超人看起来有点兴奋。

而布鲁斯此刻还没有开着蝙蝠车绝尘而去的唯一原因是超人挡住了他的车门。

“我们非得站在这儿说这些吗?”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示意超人往右挪一挪。

“哦,抱歉,我不该在下大雨的时候来的,那……我们天气好的时候再见?”

布鲁斯自顾自地跳上车,他还能听见超人在他身后大喊,但他只留给了后者引擎的轰鸣声。

 

天气转晴的时候,超人真的又来了。

这次蝙蝠侠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并告诫对方不要再踏上哥谭的地界。可如此几次你来我往,即使蝙蝠侠已经坚定地表达了无数遍明确的拒绝,超人依旧我行我素地在晴天的夜晚造访哥谭。他们的对话通常以“蝙蝠侠,正义联盟需要你”开始,然后再以“不,滚出我的哥谭”结束。

“我知道你的弱点是什么,超人。”在又一次经典的陈词滥调中,蝙蝠侠几乎就要忍无可忍,“我的答案是不,如果你还坚持要让我加入你们的联盟,别怪我拿氪石对付你。”

超人听到这话表现得有些失望,只好悻悻地飞走了。

布鲁斯本以为他不会再来了,但后来他发觉自己有些低估了超人的意志力,他终于意识到,超人的“超级”体现在他的方方面面,比如说,“超级不知趣”、“超级没眼色”、“超级无聊”还有“超级烦人”等等不胜枚举。

超人照旧在晴朗的夜晚造访哥谭,他不再开口邀请布鲁斯加入正义联盟,只是跟他分享一些芝麻籽大小的鸡毛蒜皮,从“你不知道我今天救的那只短毛猫有多胖”到“瞭望塔上的下载速度真的很快”,从“闪电侠竟然会分不清东西南北”到“海王居然字面意义上的能和鱼说话”。甚至下雨的时候他也偶尔会来,通常他会沉默地跟在蝙蝠侠后面,在离地两米的高度撑着一把能盛下两个人的黑色雨伞。

布鲁斯自诩是个极其有耐心的人,但在超人问出“哥谭哪里的三明治最好吃”的时候,他的忍耐力还是临近崩溃了。

“我没有超能力,卡尔。”

他们坐在哥谭最高的一处滴水兽上,吃着超人刚刚买来的,布鲁斯推荐给他的三明治。

“我也不是超级英雄,在哥谭我是个罪犯,是个四处乱咬的疯子,而哥谭警局那帮人至今没能把我抓进监狱的唯一原因,是他们早该报废的福特根本追不上我的蝙蝠车。”

“我都不知道蝙蝠侠还会讲笑话。”超人爽朗的笑声回荡在他们身周。

“我不会公开、正式地加入正义联盟,但私下里我可以偶尔给你们当几次顾问。”布鲁斯把三明治的包装纸握成一团,拿出了绳索和钩枪,“珍惜你来之不易的名声,卡尔,别和蝙蝠侠扯上关系。”

布鲁斯说服自己这都是为了摆脱超人的纠缠和骚扰的权宜之计,也恰好可以顺手监视超人的一举一动。他的氪石还安安静静地躺在腰带左手边第二个格子的铅盒子里,而他希望自己最好没有能用得上它的那一天。

 

蝙蝠侠在私底下成为了正义联盟的临时顾问并没能影响超人的日程安排。超人还是会到哥谭来,只是不那么频繁了。更多的时候,他自称是以蝙蝠侠“朋友”的身份登陆此地,但照例会对那些救了猫猫狗狗的小事喋喋不休。当布鲁斯协助正义联盟把坎多城从布莱尼亚克的瓶子里解救出来之后,他们之间的话题则开始向新氪星倾斜。

“B你知道吗,我一直只知道自己有个堂姐,但现在我竟然还有了叔叔和婶婶!还有数十万的氪星同胞!”他像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声音中的兴奋难掩,天蓝色的虹膜里闪烁着耀眼的流光。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布鲁斯察觉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开始不太一样了,但他选择不去深究。而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当蝙蝠侠出色的洞察力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那份情感已经生根发芽时,布鲁斯·韦恩心中对卡尔-艾尔的爱慕早已不可挽回了。

 

“你看上去似乎很苦恼,卡尔。”布鲁斯站在一处滴水兽上,头一次发觉超人看上去是如此的消极与悲观。

“我不确定,B,人类对新氪星的存在始终难以全盘接受,佐-艾尔叔叔在一年前就已经承诺过,除了我和超级少女之外的氪星人不会踏上地球的土地,但现在他们——政府的那些人似乎想把我和卡拉也赶出去……”超人垂下了眼睫,在哥谭将至未至的黎明里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又落魄,“我不确定这是好是坏,氪星是我的故土,但我在地球上长大——”他转头看向布鲁斯,陡然提高了声音,“在地球上我能拯救更多的生命!人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旋即又把音量降到了几乎微不可闻的地步,“而我甚至还没能和自己喜欢的人表白……”

蝙蝠侠精密的麦克风系统帮布鲁斯捕捉到了这句话。

他有喜欢的人了,而他可能就要离开地球了。

“别担心,卡尔,”布鲁斯听到自己冷静地安慰着超人,“我们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你觉得我现在告诉他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还有用吗?”布鲁斯把自己从回忆里拽出来,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难说,老爷。”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才给出答案,“布鲁斯·韦恩的形象已经跌至谷底,我个人建议您谨言慎行,抓紧时间想办法补救。”

“那现在再从鲜花、卡片和剧院约会开始呢?”布鲁斯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阿尔弗雷德在眼镜后递来了一个毫不留情的眼神,“老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如果您早一点答应超人加入正义联盟,说不定这会儿已经顺利地与艾尔先生开展了一段传奇的办公室恋情。”

布鲁斯没有理会他的管家语气中的嘲讽,只是认命般地拿起了那个不起眼的通讯器。

“蝙蝠侠呼叫超人……”

对面很快地传来了一股轻微的电流杂音——

“这里是超人,有事吗,B?”

布鲁斯能听出来卡尔-艾尔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他顿了顿,找回了自己以往严肃又正式的声线:

“我决定正式加入正义联盟。”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5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