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SB】阿卡姆粉丝助攻团【feat.企鹅人】

食用说明:阿卡姆粉丝团人设有更改,综合了漫画/诺兰电影/TV哥谭,高度OOC预警;采用了DCEU中大都会和哥谭离得很近的设定;这是一个蛇精病画风的恋爱故事。

摘要:超人回顾了自己和蝙蝠侠在一起的历程,发现阿卡姆疯人院的那些老朋友们功不可没。

>>>>>>>>>>>>>

feat.企鹅人 

事实上,克拉克本来没想多管闲事的。露易丝一向痛恨别人抢她的素材,就算是超人也没法在她那儿讨到一丁点特权。但这位倔强的普利策得主显然是被大新闻冲昏了头脑,一不小心忘记了她可没有克拉克的钢铁之躯。


“奥斯瓦尔德·科波特。”露易丝在白板上圈出了一个名字。

“谁?”克拉克被这个熟悉的名字吸引了过去。

“企鹅人,我敢百分百肯定他就是在背后给艾沃利斯制药洗黑钱的人。”露易丝把一沓资料扔到了克拉克桌子上,“我能查到的最后一笔资金去向是菲尼亚斯酒厂,结果你猜猜冰山餐厅的酒水供应商是谁?”

露易丝追踪这件贪污制假的丑闻得有至少两个月了,却一直在资金去向上卡了壳。如果在背后给这家制药厂洗钱的是企鹅人的话,克拉克就可以理解事情为何会这么难办了。毕竟科波特是个敢于公然在镜头前面宣称“我是个诚实、体面的罪犯”的人,哥谭警局三番两次地找借口把冰山餐厅掀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抓到什么具体的把柄。不过在科波特的地盘上也还从来没闹出过人命,为了整个社区的安宁,就连蝙蝠侠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你拿不到证据的,”克拉克给露易丝泼去了冷水,“酒水的价格本来就虚高,科波特那种精明的小人肯定会把账面做平。”

“所以我得拿到他真实的账本,我有个线人搞到了他藏账本的位置。”她朝克拉克眨了眨眼,“养了他八年,值了。我今晚就去哥谭,记得帮我把上一篇稿子收个尾。”

“等会儿……等等,那儿可全是荷枪实弹的黑帮成员!”克拉克提高了声音,“你就打算这么、这么——”

“我知道账本的位置,我会开锁,还会开保险箱,这还不够吗?”露易丝不置可否,“这事我以前可干过不少次了,放轻松,小镇来的。”

克拉克哭笑不得,他费了些功夫编造了一套还算靠谱的说辞,诸如“你看我认识超人,超人又认识蝙蝠侠,哥谭的事还是交给他来处理比较妥当”等等。最后成功蒙混过关,说服了露易丝放弃她那铤而走险的特工游戏。

 

十月末的哥谭已经步入冬季,刺骨的夜风挟裹着绵密的雨丝往人衣领里钻。克拉克换了件脏兮兮的旧夹克,学着路人的样子把拉链一直拉到了领口,又伸手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像一个想去酒吧喝两杯的普通人,而不是一个脸上写满心怀鬼胎的调查记者。笑话,他又不能真的找蝙蝠侠帮忙——

“嘿亲爱的蝙蝠,你能不能帮我去你的老朋友企鹅人那偷个账本,我要拿它来写新闻。”

哈,不用想就知道,迎接他的肯定是那句“滚出我的哥谭”。

 

潜入行动很顺利——好吧,克拉克必须得承认自己作弊了。在超级听力和X视线的加持下,他迅速地定位到了账本所在的位置,又一路绕过了十几个带枪的守卫,最后在厨房的冷藏库后面找到了这个小密室的入口。

小菜一碟。

他扫了一眼键盘上的指纹,用正确的密码开了门。一个方方正正的小保险箱就乖乖地蹲在柜子旁边,看上去不甚特别。克拉克凑到跟前研究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直接用热视线暴力强拆。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丝声响。

“别动。”

克拉克转过头去,对上了一个黑漆漆的枪口。

 

布鲁斯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倒霉透了。他先是被养了好几年的线人狮子大开口,用了个挺高的价钱才从对方嘴里套出来企鹅人账本的位置。好不容易摸到了正确的地方,沾了一身臭鱼烂虾的腥味,却发现账本可能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生面孔,高个,体格很壮实,但看起来并不像是有备而来的样子,也许只是个帮人干活的小弟?

“双手抱头,蹲到那边去,脸朝着墙。”布鲁斯甩了甩枪口,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但保险箱前的青年看起来有些犹豫。

 

克拉克有些庆幸现在待在这儿的是自己,如果是露易丝来的话就遭了。眼前顶着一头乱发,还留着过时的小胡子的男子看起来可不太好惹,不过他猜他们来这儿的目的相同。克拉克思索着到底是现在就冲上去打昏对方,然后带上账本走人,还是先低调做人,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

“快点,我可没开玩笑。”黑发男子催促着。

还是现在就冲上去吧。克拉克迅速地往前迈了一步,子弹擦着他的肩膀呼啸而过。他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枪,扔到了房间的另一头。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克拉克没敢下重手,他绕到了男子身后,用手劈向对方的后颈。

好快……克拉克惊异地发现对方竟然躲开了他的攻击。男子猛地转身,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克拉克配合着往后踉跄了好几步,但很快又被对方追上。他们你来我往地扭打了好一会儿,克拉克觉得对方的招式和动作莫名地有些眼熟,非常具有——呃,FBI的风格?

“等等!停战!”克拉克大声宣布,躲开了男子几乎冲至脸上的拳风,“你是联邦探员?”

     

眼睛还挺毒。布鲁斯往后退了两步,维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早年他确实在FBI工作过一阵,虽然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不过他决定不揭穿这个误会。

“马龙探员,同行?”布鲁斯试探性地问道。

“呃,我是个记者……”

“你骗鬼玩儿呢?”布鲁斯翻了个白眼,“撒谎之前做做市场调研不好吗,记者能有你这样的身手?”

“是真的!”穿夹克的青年挠了挠后脑勺,拉开了拉链,从内衬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张证件递给布鲁斯,“我为了艾沃利斯制药的案子而来。”

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

“真巧,我也是。”布鲁斯把证件还给对方,开始下逐客令,“那你可以走了,现在这案子FBI接手了。”

姓肯特的青年笑了出来,“哥们,我又不是警察局的,FBI接不接手关我们媒体什么事。”他走到保险箱跟前,象征性地拍了拍柜门,“这样吧,账本你拿走,就给我拍个照总可以吧?”

真是难缠。

“说得跟你能打开它似的。”布鲁斯走上前,示意肯特从保险箱前挪开。他用余光注意着青年的动静,确保自己能在对方动手前反击。

“还没好吗?”过了一会儿,肯特好像有点坐立难安。

“别催我。”布鲁斯瞪了他一眼,“现在好了。”

“来不及了。”

布鲁斯听见肯特小声地嘟囔道。

“瞧瞧,瞧瞧呐,这是谁大驾光临?”奥斯瓦尔德·科波特拄着他那把黑色的长柄伞,出现在了密室的门口,后面还跟着两列背着AK的守卫,“火柴马龙带着小弟亲自跑到我这儿来偷东西,会不会有点太小家子气了?”

 

这下事情可麻烦了。布鲁斯和克拉克一起想到。

对方可是联邦探员,要是暴露身份就糟糕了。克拉克有些踌躇。

对方可是调查记者,要是暴露身份就糟糕了。布鲁斯有些犹豫。

“把他们扔到地牢里去。”企鹅人示意手下围了上来,“看好那个箱子,我一会儿来拿。”他又吩咐道。

 

“这应该怪你。”克拉克有些生气地埋怨道。他没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动手,尤其是当着一个联邦探员的面,万一露陷他可不想被政府缠上。克拉克设想的理想状况是在昏暗、潮湿又无人问津的地牢里,趁四下无人的时候直接用热视线烧开栏杆走人……哦,他还会好心地给探员留把钥匙。

“怪我?让你走你不走,现在知道怪我了?”布鲁斯没好气地反击道。他没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动手,尤其是当着一个调查记者的面,万一露陷他可不想被媒体缠上。布鲁斯设想的理想状况是在昏暗、潮湿又无人问津的地牢里,趁四下无人的时候直接用蝙蝠镖割开栏杆走人……哦,他还会好心地给记者留把钥匙。

但现实是,他们被关进了一个墙面足足10英尺厚,门上还有三道保险的金库里。企鹅人是认真的吗?有谁会拿银行金库当地牢用?

克拉克冥思苦想,布鲁斯焦头烂额。

现在打晕对方还来得及吗?他们面面相觑。

 

布鲁斯放弃了击晕对方再出手的想法。这个肯特的身手很不错,布鲁斯不能保证自己一击就能成功,在这个小空间里偷袭又太难。而他也不敢带着一个体重200磅以上的拖油瓶四处乱跑,蝙蝠侠不能拿普通人的生命冒险。

金库的墙壁太厚,他顺手藏在企鹅人身上的窃听器工作得十分不顺畅,只有断断续续的几个词能传过来。

“往后退。”肯特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布鲁斯身前,示意自己远离门边。

“不,你往后站。”布鲁斯反手把他向后拽,“他们要来了……”他从窃听器里捕捉到了“动手”、“别留活口”几个字眼。

看来火柴马龙这个身份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布鲁斯悄悄地摸出了几枚蝙蝠镖,觉得有些遗憾。

门开的一瞬间,他就把手中的小暗器扔了出去。但肯特猛然伸手把他推向了侧边的墙壁,导致所有的蝙蝠镖都偏离了它们应有的轨道。

该死。布鲁斯看着门外的看守们扣下了扳机。

 

一阵短暂的火光之后——不只是火光,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和男人的喊叫,布鲁斯看到冲出金库门外的克拉克·肯特又退了回来。他的夹克和衬衣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完全不能穿了,但衣服底下的皮肤却完好无损。

肯特从门边的墙壁上拔下来一枚蝙蝠镖拿在手上,神色复杂地盯着布鲁斯。

“呃……蝙蝠?”

布鲁斯松了一口气,严肃地板起了脸——

“卡尔。”

 

TBC

作者有话要说:看古早漫的时候记得好像哪里提到过老爷曾经在FBI工作过来着……如果记错了的话就当是私设吧!

补充:经sy好心小伙伴查证,老爷参与FBI训练与工作的内容出自Batman:Shadow of the Bat(1992-2000月刊连载)以及Secret Origins of the World's Greatest Super-Heroes:The Man Who Falls(1989)


评论 ( 29 )
热度 ( 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