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SB】阿卡姆粉丝助攻团【feat.谜语人】

食用说明:阿卡姆粉丝团人设综合了漫画/诺兰电影/TV哥谭,高度OOC预警,这是一个蛇精病画风的恋爱故事。

摘要:超人回顾了自己和蝙蝠侠在一起的历程,发现阿卡姆疯人院的那些老朋友们功不可没。

前文:feat. 企鹅人 双面人(或点击文末tag#ArkhamFC)

>>>>>>>>>>>>>>

feat.谜语人

“所以传言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在交往的事情是假的。”克拉克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

布鲁斯笑出了声,朝地上一动不动的哈维·邓特指了指。克拉克扁了扁嘴,拎起了可能被他敲出了脑震荡的坏蛋的衣领。

超人花了大约20秒的时间在这片废弃工地和阿卡姆疯人院之间打了个来回,把双面人重新扔回了他应该待着的地方。

布鲁斯右侧的几根肋骨出现了轻微的骨裂,克拉克透过X视线观察着,小心翼翼地把搭档打横抱了起来。蝙蝠侠一向喜欢强撑着不认输,但这会儿出乎意料地没有对他的行为发表什么看法,只是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轻哼。

自他们上一次在冰山餐厅的分别已经过去了半个月,11月份的气温急转直下,夜晚的哥谭开始飘起了雪花。克拉克没敢飞得太快,怀抱中的人并非和他一样是钢铁之躯,刺骨的夜风让布鲁斯不自觉地把脸埋进了克拉克脖子上厚厚的羊毛围巾里。

“我们开车回去。”布鲁斯捏了捏克拉克的肩膀,示意对方不要直接飞回韦恩庄园。他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把头抬了起来,温热的鼻息顺着围巾一路钻进了克拉克的衣领里。

蝙蝠车的座位有些挤,毕竟它不是为了装载两个6尺2寸以上的大个子而设计的。布鲁斯坐在副驾驶,把半边身体都压在了克拉克身上,手肘正戳着超人坚硬的肋骨,向后者示范仪表盘旁边的那些按钮都是干什么用的。他的头发还保持着摘掉面罩后凌乱的造型,又从克拉克的羊毛围巾那经受了一番静电的洗礼,此刻正不听话地向不同方向伸展着。

“你到底在没在听?”布鲁斯在克拉克的耳朵前打了个响指,把走神的超人拽回了现实。仪表盘上红红绿绿的指示灯倒映在他灰蓝色的虹膜里,让他的眼睛带上了一层星星点点的光晕。

“我知道蝙蝠车怎么开……”

克拉克转过头去,不安分地动了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好极了,他想,他刚刚在5分钟里把他们一年份的肢体接触全用完了。

“是我的错觉——还是你真的脸红了?”布鲁斯突然问。

克拉克用余光还能瞥见对方正盯着自己看,“冷风吹的……”他小声地咕哝道。

 

在韦恩庄园里迎接他们的是阿尔弗雷德不赞成的眼神,以及手艺精湛且温度刚刚好的红茶。来自不列颠南部小岛,见过40米长大王乌贼的管家先生单手托着一个托盘,并未对蝙蝠车上跳下来了一个陌生人这件事发表什么看法,只是在克拉克自我介绍的时候才稍稍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您一定是便士一。”克拉克接过红茶,并大声地夸赞了阿尔弗雷德手艺。

“很高兴终于见到您,肯特老爷。请给我额外的10分钟,我很快就能帮您准备好客房和全套的寝具。”穿着衬衫和围裙的英国绅士微微欠身,转身离开了蝙蝠洞。

“这么着急赶我走啊?”克拉克放下茶杯,移动到了布鲁斯坐着的沙发前,制止了后者刻意发出的咳嗽声。

“别得寸进尺,氪星人,我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布鲁斯压低了眉毛,给了克拉克一个标准的蝙蝠侠瞪视,“你觉得自己已经在一天内完成了‘得知蝙蝠侠身份’、‘开蝙蝠车’还有‘参观蝙蝠洞’三项壮举,现在还准备留宿,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插手哥谭的事务了?可我告诉你——”

克拉克的笑声打断了布鲁斯故作低沉的嗓音,他看着平日里严肃又惜字如金的搭档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时,实在是没能忍住。“你是布鲁斯·韦恩,”他说,“你还有个穿立领衬衫系围裙的管家,这真是……让人有一种传奇跌落神坛的破灭感……”

布鲁斯耷拉下了嘴角。

克拉克顿了顿,继续说:“所以省省吧,黑暗骑士的那一套对我都不再管用了!”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克拉克最后住进了跟主卧室隔了两个房间的客房。他躺在床上,听着布鲁斯略微有些杂乱的呼吸和心跳,一夜都没能入眠。

清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堆积,厚厚的白雪在餐厅的落地窗外闪着耀眼的白光。

“父亲跟我说,他和我母亲就是在这样的雪天认识的。”布鲁斯戳着盘子里的煎蛋,没由来地说了这么一句,“还是在昨晚的那种雪夜向我母亲求的婚。”他又补充道。

克拉克放下叉子,眯起了眼睛,“你是在暗示什么吗?”他问。

布鲁斯愣了一下,他也放下了叉子,微微耸了耸肩,“我什么也没暗示。”

克拉克笑了,没再追问。“给我讲讲你和双面人的事,他干嘛总跟你过不去?”他把话题引回了昨天晚上。

“你是个记者,你可以自己去查。”

但克拉克不为所动,他双手托腮,做好了一副要听故事的样子。

“好吧,哈维他……”布鲁斯看起来有些犹豫,似乎在斟酌着用词,“他本来过着很正常的生活,是个优秀的青年才俊,你知道他曾经竞选过市长对吧?”

“嗯哼。”

“然后我回来了,我们本来关系不错,但是小丑跟我有段不愉快的过去。为了对付我,小丑绑架了哈维……”布鲁斯顿了顿,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叹息,“还有他的未婚妻——”

“瑞秋。”克拉克帮他补充道。

布鲁斯歪着头看向他,“你已经查过了。”

克拉克点了点头。他把盘子里剩下的那半截香肠还有煎饼吃完,用餐巾擦了擦嘴,换上了一副严肃又正式的神色,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布鲁斯。”他说,“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他又迅速补充,打断了布鲁斯准备脱口而出的拒绝。

布鲁斯沉默了一会儿,手里的叉子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盘子里的煎蛋。

“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半晌,布鲁斯终于开了口。

“我认识你很久了, 布鲁斯,我相信我的判断。”

“不,你才刚刚认识了我一个晚上外加一个早晨,而且超人也是会判断失误的。”

克拉克扬起了嘴角,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我已经认识蝙蝠侠很久了——”

“蝙蝠侠不跟人建立亲密关系。”这次换布鲁斯打断了他。

克拉克从椅子上起身,越过窄窄的餐桌,握住了布鲁斯微微有些颤抖的右手。

“我不是瑞秋,布鲁斯。”

 

布鲁斯没有给他正面的答复,克拉克猜“我愿意做你男朋友”这种话对于蝙蝠侠来说确实是挺难说出口的。考虑到他们相识这些年的种种经历,布鲁斯的这种态度倒也很容易理解。不过蝙蝠侠也没有明确地说“不”,这对超人来说通常也就意味着默许。只是这下克拉克有些难以分清布鲁斯·韦恩在公众面前表演出的花花公子人设,到底是他无师自通,还是用力过猛。

超人造访哥谭的次数多了起来。起初,蝙蝠侠还会象征性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但克拉克有着如钢铁一般厚实、坚硬的脸皮,布鲁斯后来也就随他去了。甚至有些时候,在黑暗骑士实在是力不从心的场合下,他还会支使氪星之子帮他照看一下这座脆弱又迷人的城市。

晚上有个酒会,关注一下哥谭的动向。

克拉克看着最新的一条短信翘起了嘴角,他收起那部红蓝相间的土气手机,竖起耳朵,开始监听隔着一道海湾的另一座城市。

 

酒会有些无趣,“有些”这个词已经是布鲁斯能给出的最高评价了。

他抛下酒会上的人群,悄悄地一个人躲在了宴会厅外面的露台上,心里盘算着回去之后还赶不赶得及换上制服进行夜间活动。不过还好,今天是满月之夜,天空晴朗无云,圆月高悬空中,看起来不太像是会勾起人们犯罪欲望的那种时节。

圣诞节和新年刚刚过去不久,1月份的夜晚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低温。在冷风里打了两个哆嗦,布鲁斯还是转头返回了室内。宴会厅里的人们还在三三两两地抱团,端着杯子聊着些客套话。看起来今天会有个平静的夜晚,布鲁斯想。可他刚迈下最后一节台阶,就听到了几声不同寻常的巨响——

爱德华·尼格玛穿着一身酱菜绿的西装,带着至少二十号荷枪实弹的帮派成员,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名扛着摄像机的小弟。

 

布鲁斯站在人群中央,脸黑得像壁炉里烧剩下的木炭。因为有一个超级耳朵帮他坐镇哥谭,所以布鲁斯连一枚蝙蝠标都没有带。此时,墨菲定律几个大字从他的大脑中枢上滑过,给他想要冲上去把谜语人的脸拍进地板里的冲动添砖加瓦。

“女士们,先生们,还有其他观众们!谜语人在此为您直播!”尼格玛还在进行着他神经兮兮的演讲,“在座各位都是哥谭最有钱最有势力的天选之子,我相信我们亲爱的黑披风朋友一定会来拯救你们的。”他看上去有些兴奋,示意身后扛着摄像机的人再离近一些。“那么,下面我将随机抽取一位来宾充当我们的人质,是谁会如此幸运呢?”

谜语人清了清嗓子,布鲁斯知道那是他准备讲那些堪称冷笑话的谜语的标志。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wax and wane),既然今天是满月之夜,那么……”

尼格玛故意给“缺”字拖了个长音,人群开始四下低语,周围的目光都逐渐向布鲁斯集中。

“好吧,看来您是众望所归啊。”尼格玛发出了几声神经质的干笑,“来吧,缺先生!(Mr.Wane)”

在四台公开直播的摄像机的包围下,布鲁斯没有耍什么小动作,顺从地让那些帮派成员们把他绑了起来。反正……他还有个超级耳朵在待命呢。

“听好了,蝙蝠侠。”谜语人把脸凑到了摄像机跟前,“我们给你10分钟,开着你的车去炸掉阿卡姆的大门,否则你的小男朋友就没命了。”

布鲁斯听着这话,心中很不是滋味。而且孤零零地被绑在四台摄像机前面,着实有些尴尬。幸好,破空的音爆声很快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超人带着室外的寒气从露台上破窗而入,眨眼之间就把帮派成员手中的枪械烧了个干净。他双臂环抱,飘在地板上方一米的位置,居高临下,对谜语人怒目而视。

“蝙蝠侠可不是布鲁斯的男朋友,我才是布鲁斯·韦恩的男朋友。”

超人扬着他的下巴说。

 

TBC

作者有话要说:越到答辩我越浪……谜语双关wax and wane就是月亮的盈缺,wane和wayne发音相同,来自之前做翻译练习看到的《水调歌头》嘿嘿嘿……

评论 ( 35 )
热度 ( 3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