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逆无差杂食,都吃都产,婉拒互攻和rps

© HoneyKMK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SB】阿卡姆粉丝助攻团【feat.毒藤&哈莉】

食用说明:阿卡姆粉丝团人设综合了漫画/诺兰电影/TV哥谭,高度OOC预警,这是一个蛇精病画风的恋爱故事。

摘要:超人回顾了自己和蝙蝠侠在一起的历程,发现阿卡姆疯人院的那些老朋友们功不可没。

前文:feat. 企鹅人 双面人 谜语人(或点击文末tag#ArkhamFC)

>>>>>>>>>>>>

本章将有毒哈CP向提及。

>>>>>>>>>>>>

feat.毒藤女&哈莉·奎茵

话音刚落,克拉克的超级听力就捕捉到布鲁斯发出了后槽牙摩擦的声响。

在场的宾客们哗然一片。那几名扛着摄像机的帮派成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犹豫该不该把手中昂贵的器材放下来。布鲁斯忍无可忍,头上青筋暴起,一个箭步冲到了离他最近的那名帮派成员附近,将对方肩上的摄像机在地上砸了个稀烂。他给还飘在地板上方的超人使了个凶狠的眼色,后者这时才回过神来,麻利地把谜语人和剩下的那些喽啰们捆成了一团。直到哥谭警局的大部队到场,布鲁斯还依旧维持着他那烤漆黑一般的不悦脸色,一句话也没和克拉克说。

布鲁斯在警局做笔录做到了凌晨两点钟。克拉克猫在哥谭警局大楼的楼顶,除了中途飞出去解决了两起街头抢劫,剩下的时间里一直在用手机看哥谭本地电视台的夜间新闻。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哥谭媒体们仿佛已经对神经病们的行径见怪不怪,几个不同的有线频道都对谜语人劫持人质的过程一笔带过,反而将目光汇聚在了克拉克令人大跌眼镜的“恋爱宣言”上。克拉克扁了扁嘴,内心已经开始揣测《星球日报》娱乐版的同事们会怎么编排自己和布鲁斯的绯闻轶事了。

 

“你的氪星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布鲁斯坐在副驾驶座上,烦躁地用手套甩了一下克拉克的胳膊。后者纹丝不动,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十字路口的信号灯,似乎也打定主意不搭理布鲁斯。

“你给我找了个大麻烦!”布鲁斯自顾自地说着,用力地踹了一下脚下的垫子。

克拉克用余光瞄了他一眼,耷拉下了嘴角,“什么叫我有毛病,布鲁斯?”他的声音里隐隐藏着一丝怒意,“难道做超人的男朋友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吗?”

“你到底知不知道布鲁斯·韦恩是超人的男朋友意味着什么?”布鲁斯睁大了眼睛,好像对克拉克的发言有些难以置信,“这意味着——”他继续说,“会有无数人想通过他来吸引你的注意力!”

“你能别用第三人称来称呼你自己吗……”克拉克显然把重点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我当然知道,布鲁斯,”他叹了口气,“一年里你至少要在公共场合被劫持八百次,也许下次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们在动手前要仔细斟酌一番——”一抹自信的微笑浮现在了克拉克嘴角,“看看招惹超人的代价值不值得他们冒险。”

布鲁斯再次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招对其他人兴许有用,克拉克……”他摇了摇头,“但你对哥谭的疯子们一无所知。”

 

即使对哥谭过往的光辉事迹有所耳闻,克拉克还是必须得承认他确实一定程度上低估了这座城市的疯狂程度。那句玩笑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民风淳朴哥谭市,人才辈出阿卡姆。克拉克发觉他完全不能理解哥谭罪犯们诡异的大脑回路。

如同布鲁斯事先警告他的那样,三个月以来,布鲁斯·韦恩在各种场合被盯上的几率只增不减。即使面对超级力量毫无胜算可言,很多人还是乐此不疲地一直登门挑衅,试图以此来引起超人的注意——就好像被外星人打包扔回阿卡姆疯人院是段多么值得吹嘘的经历似的。

克拉克倒是无所谓,毕竟于他而言这些都只是些消磨时间的小插曲。只消3秒重他就能跨过大都会与哥谭之间的那道海湾,把那些不知好歹的脑袋们重重地按进地板里。而且说实话,就算没有克拉克,这些小喽啰们也不能拿穿着西装的蝙蝠侠怎么样,布鲁斯的人身安全从来没有收到过真正的威胁。

但挂在布鲁斯名下的韦恩企业就倒了大霉。由于各类疯子们的频繁骚扰,韦恩企业在三个月里丢掉了四份不同的合同,还将两个重要项目砸在了手里,直接的经济损失高达十几亿美金。原因无他,不过是因为CEO韦恩先生出席的并购会议与项目签订的场合中永远有罪犯出没罢了。

布鲁斯对此十分不满,并认为克拉克那番高调的恋爱宣言就是罪魁祸首。他们刚刚结束了两个月的热恋,就不得不开始了为期数星期的冷战。

 

4月份,气温的回暖使克拉克真切地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哥谭夜晚的凉风已经失去了杀伤力,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当然,犯罪分子的气息也充斥其中,克拉克依旧在履行着他照看哥谭的职责。他和布鲁斯之间不冷不热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几周,三个月前克拉克那通头脑发热的发言在如今看来,几乎可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最令人苦恼的是就目前而言,他确实还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好的解决办法来阻止那些蠢蛋们继续劫持布鲁斯的计划,更遑论弥补韦恩企业的经济损失了。

远离市中心的一阵骚动把克拉克从自怨自艾的情绪里拽了出来。他抖了抖披风,向发出声响的哥谭西北角飞去。

克拉克落地后才发现骚动的来源不是别处,正是伫立在河边的阿卡姆疯人院。几株巨大的藤本植物从河对岸阿帕罗公园的树林里钻了出来,顶端繁茂的枝叶将整座阿卡姆疯人院围了个严严实实。粗壮的攀援茎越过哥谭河,在阿卡姆高耸的围墙之间搭出了一座短桥,一名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女子和另一名留着红色卷发的年轻女孩正站在桥上拥吻。

克拉克有些不自在地飘在她们身边,用清亮的嗓音轻轻咳嗽了一声。

“走开、走开!”哈莉·奎茵转头看了他一眼,“大人们的活动童子军不要学!”随即又重新投入到了新一轮的亲吻中。

克拉克只好又重重地咳嗽了两下。

“女士们,谁能向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套着皮夹克的金发女人放开了怀抱里的人,双手叉着腰对克拉克怒目而视。“这是干嘛呀!”她掐着尖细的嗓音冲克拉克嚷嚷道,脸上挂着十足的不耐烦,“超人连成年人出来约会也要管啦?羡慕我和艾薇的话就找你的小蝙蝠去呀!”

提到蝙蝠侠,克拉克的脸不自觉地拉了老长。哈莉·奎茵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了兴奋的流光。

“哎呀?和小蝙蝠闹别扭啦?”她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摸出了一副眼镜,把它端端正正地架在了鼻梁上,摆出了一副杂志画报女郎的职业微笑,“让奎茵医生来帮帮你,是恋爱问题吗?”

克拉克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一股浓重的荷尔蒙激素的味道包裹在他身周,令人感到四肢发软、头脑昏沉。他觉得耳边的声音都有些不真切了。

哈莉·奎茵还在笑着,她揽着身边红发女孩的肩膀,在后者的面颊上啄了一口。“太巧啦,在恋爱问题的领域艾薇可是专家!”

“没有什么恋爱问题是上床解决不了的,这位先生。”毒藤往前迈了一小步,右手缠绕的藤蔓上伸出了一个小小的花苞。浓粉色的花瓣在她手中四下伸展,露出了花心处嫩黄色的花蕊。“如果有,就上两次。”她伸手冲着克拉克的面部吹了一口气,飘散的花粉粒顺着轻风钻进了克拉克的鼻腔。

“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亲爱的哈莉。”毒藤轻轻地推了一下克拉克的肩膀,带着哈莉·奎茵跳下了那座藤蔓铸成的桥,消失在了茂密的植物丛中。

过了一会儿,克拉克终于回过神来。他挠了挠有些发痒的鼻尖,发觉那股荷尔蒙信息素的压迫感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之前还若隐若现的骚动声陡然增大,几种音调音色各不相同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敲击着克拉克的鼓膜。他穿过层层花茎和枝叶,降落在了阿卡姆疯人院里的地面上。数十名穿着病号服的犯人们有男有女,正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他们一个个都面色潮红,眼睛里跳动着情欲的光点,喉咙中涌动着兴奋的呻吟。有几个落单的发觉了克拉克的存在,纷纷朝他靠拢过来。有个矮小又瘦弱的女人甚至直接跳到了克拉克背上,奋力地撕扯着他胸口的制服。

一名戴着防毒面具的狱警姗姗来迟,指了指克拉克身后那束巨大的花蕊。“是毒藤女的荷尔蒙花粉!”他喘着粗气说,“催情花粉,劳烦您赶紧把他们都分开。”

克拉克手足无措,不得不朝着他们的后颈用力,把几个人都敲晕了过去。他又花了些时间把其他犯人们都转移到单独的囚室里面去。在他关上最后一扇房门的时候,正听见蝙蝠车在不远处熄火的声音。

“您刚刚是不是说这是催情花粉?”克拉克问。

那名还戴着防毒面具的狱警点了点头。

 

 

布鲁斯跳下蝙蝠车,看着眼前被巨大的藤蔓包裹着的建筑,思索着如何清理它们才不会让帕梅拉·艾斯利来找他的麻烦。

紧接着,他就看到一个踉踉跄跄的红色身影出现在了阿卡姆疯人院的正门口。超人此刻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脚步一深一浅,看上去离晕倒只有一步之遥。

“克拉克!”布鲁斯冲上前去抱住了他,“你还好吗?”

“布鲁斯……”克拉克声音虚弱地呼唤道。

布鲁斯发觉怀中的人看上去着实有些不太对劲。

“我中了毒藤女的催情花粉……”克拉克说,他伸手勾上了黑衣骑士的脖颈,迷离的眼睛里只剩下最后一点清明。

 

TBC

 

作者有话要说:

艾薇可以释放精神毒素与荷尔蒙激素来达到控制人的目的,漫画里大超也曾经中过招。

照例,改版之后感觉限流严重,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红心蓝手留条评论鼓励一下吧=3=

我的DC相关产出目录:点这里

评论 ( 42 )
热度 ( 278 )